言情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树妖夫君太妖娆 > 第二十七章迁山岳死亡的迷
    可脸上的神色异常难看,不断咬着牙齿,心里蔓延无限的惶恐。

    “这才乖,好了,我去了,记住你说的话,我会来找你的!”

    少年在她略带英气的脸颊上,亲吻一番,这才离去。

    只剩雪沁一个人在山头上,愣怔许久,浑身已被汗水打湿,微风吹拂,透着些许凉意,皱眉用力蹭了蹭脸颊,满是嫌恶。

    “颜九月,别怪我,这是你自找的!”

    望着少年离去的背影,翘起嘴角,眼眸中闪过一丝兴奋。

    仿佛已经见到颜九月凄惨的下场了。

    迁阳宫门下弟子众多,女弟子统一集中在山脚下的苍露殿,而男弟子则是在相邻的悦凌殿。

    迁山岳想在大限之前,在看一眼迁阳宫的大大小小每一个角落。

    他的时日,真的不多了,他想记住每一位弟子的面孔。

    有些弟子是家里主动送来,为图一线机缘。而有些弟子是他这些年,在凡间收留的苦命之人。

    不管怎么样,都是他看着长大的,亦如他的孩子一般,这要离开了,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不舍。

    就这样他在漆黑的夜晚,悄悄的走出了自己的洞府,运起灵气,浑身几近虚无,不想惊动任何人。

    刚来到山脚下时,突然发觉一丝不寻常。

    “谁?”

    迁山岳皱起眉角,望着暗处质问。

    可并无人回答,这让他犯了一丝疑惑。

    不过想想可能是哪个弟子夜里解手,便也没有理会,便转过了身子。

    “唔…唔…”

    就在迁山岳转身的同时,便被一股吸力,瞬间束缚,挣扎几下,便不动了。

    最后竟也如郭嘉一般,灵智全无,行尸走肉。

    “就这么点寿元,晦气!”

    少年嫌弃的甩了甩手,瞬间离去,并没有吞噬。

    远处躲在树后的连笑,紧紧捂住嘴巴,睁大眼睛,流着泪水,满脸的惊惧与不可置信。

    自从上次试炼,她便认识了韩枫师兄,所以经常深夜去约韩枫师兄请教修炼事宜。

    明里虽然是以请教为主,实际只不过是她少女春心大动,想与他多接近一些罢了。

    韩枫可以说,称得上迁阳宫的首席弟子。因独来独往的性格,且为人低调,知道的人甚少,但实力不凡,修为也是超凡境界以下无对手,就连雪沁都不及。

    但就因为他沉稳内敛的性子,以至于被大家所忽略。

    索性韩枫虽然有些高冷,但并不排斥她,隐隐约约竟对连笑也有些好感。

    一来二去,两人经常半夜在一起,郎情妾意。

    可不想,她刚回来,便看见了这样一幕。

    而且…少年是从师姐的山头而来。

    这让她怎么也想不通,百思不得其解。

    但连笑也没有声张,脚步凌乱的跑回自己的卧房,浑身打着哆嗦,把头埋在被子里,她怕极了。

    第二日

    整个迁阳宫为之震动,掌门死了,这凌驾于天止大陆修仙界千年之久的迁阳宫掌门死了。

    不仅迁阳宫,就连整个修仙界都为之动容,更有不少人之惋惜,甚至感到前景一片堪忧。

    颜九月知道这个事情的时候,大脑轰隆一声,整个人都有些站不稳。

    “掌门…”

    一早就收到梵心的传音符,她还有些纳闷,传音符里梵心的声音透露着急切与悲伤,也并没有说明缘由,只是让她快速来迁阳殿。

    满脑子的疑惑,以往在大的事情梵心都会亲自前来告知,这次居然动用了传音符,让她的心里多多少少有些不安。

    果然,在看见迁山岳毫无生机的遗体时,她整个人都愣怔好久,眸子全是不可思议。

    就在昨天,她还与掌门说话来着,这才过一晚,怎么就这么突然。

    虽然他的寿元将至,但目测最少还有七日的生机,怎么会突然就陨落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一怔质问,扫过大殿每一处悲鸣的弟子。

    “早上弟子去打扫院落,这才发现掌门死在了云卧峰脚下。”

    梵心神色悲悯的解释,眉宇之间带着前所未有的惆怅。

    “怎么会?云卧峰?掌门去找你了?”

    雪沁的洞府正是坐落于云卧峰顶之上,而云卧峰之下顺着西走便是悦凌殿,往东走几步便是苍露殿。

    “你不要瞎说,父亲……没有来找过我!”

    泣不成声的雪沁也是没有想到,原本该死的人没有死,死的反而是自己的父亲,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她也不清楚,心里愤怒到了极点,可听颜九月这样问,还是不免有些心虚。

    见雪沁闪躲的眼神,颜九月心里一沉,总觉得她怪怪的,这件事情透露着不寻常。

    但她又有些迷惑,到底是谁…

    “怎么死的?”

    压抑的质问,她的声音里带着暗沉。

    “被…被吞噬了灵识。”

    梵心有些犹豫,再次作答。

    “你说什么?”

    颜九月暴怒了,袖子无风自动,眼神带着犀利质问道。

    “现在说这些又有什么用,父亲他已经死了!”

    雪沁眼神扫过颜九月,心里莫名打鼓。

    闻言颜九月的身子一下便软了下来,是啊,人都已经死了,纠结这些又有什么用,可总要报仇啊!

    “这种能吞噬灵识的,肯定不是人,莫非是妖?”

    看着尸体躺在棺材里,梵心的脑中有些画面一闪而过,轻声喃呢。

    “师叔说的有道理,我也觉得是妖,上次颜师叔祖不就认识一个妖吗?”

    雪沁眸子深处闪过一丝光芒,忙接过话题,祸水东移。

    此话一出,大殿所有悲切的弟子纷纷抬头,皆望向颜九月。

    “就是,我也看见了,她当时还跟那妖拉拉扯扯,互相爱慕,一点人伦纲常都没有。”

    一名长相颇为普通的女弟子跟着符合。

    “我也看见了,肯定是她,把那只妖引来,害死了掌门,我看说不定连妖兽暴乱也是她引起的!”

    一时间,大殿之上,沸沸扬扬,全部都是指责与谩骂,像个凡俗的菜市场一般,杂乱不堪。

    一旁挑起纷争的雪沁,则是低下了头默默哭泣,可那无人瞧见的眸子里,闪过一丝诡异,勾了下唇角,很快便被哭腔所掩饰。

    此时的颜九月,大脑有些凌乱,听着那些不堪的咒骂,一时间没有反驳,也无任何解释。

    她也有疑惑,看着情形,掌门确实是被妖所害无疑。

http://www.cat-king.com.cn/14_14848/691424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cat-king.com.cn
言情小说吧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cat-king.com.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