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吧 > 科幻小说 > 庚子疫 > 第七章 要过年了
    第七章 要过年了

    题记:敲成玉磬穿林响 忽作玻璃碎地声

    祝义来到佳和小区,已经是晚上八点。佳和小区所在地的万家社区,大厅内灯光明亮,聚集了不少人,人们在议论着什么,有人在看大屏幕电视。电视屏幕正在播报本市新闻,市两会正在召开,**工作报告一度成为热点、焦点。佳和小区业委会主任陈明三,五十多岁,瘦高个,头发白了多半,原来是一家集体所有制的手套厂厂长,后来工厂垮了,所有职工全部买断,人们各自另寻工作,另觅生路。他自己就在小区租了房,开个菜馆,带麻将室,平时炒炒股,买彩票。在他身边的是佳和小区物业公司经理鲁三喜,是一个靠贩烟起家的人,他的处事之道很简单,有钱能使鬼推磨,本人一生只赚钱。人群中还有申忠坤,也就是祝义的老丈人。他平时很少抛头露面,在家三件事,舞文弄墨,花花草草,研究文史哲,可今天他来了,人们都知道他官居副厅,社会资源广,人脉关系深,给人们的印象是稳重,威严,正直,厚道,敢说直话,为小区还办了些实事,比如叫他老部下林业局的局长来为小区进行绿化,要文体局的熟人在小区安装了一些公用健身设施。业委会主任陈明三重大的事儿,往往先征询申忠坤的意见,业主们也认为申厅长比较靠谱,敢说公道话,能办点实事。此外还有退休老教授姚林,公司老总林为银等也在场,尤其是作家名记者熊君,也在其中。

    这时,万家社区党总支书记方佳来了。她三十六、七岁,看上去很年轻,俊俏开朗,办事风风火火,有点男人的风格,她握了握祝义的手:“祝大夫,你像失踪了似的,这长时间没见你人影!”

    祝义说:“业委会陈主任特意通知我来开会,什么主题呀?”

    方佳说:“听说是要搞什么活动,小区在春节来临之际举办百家宴。”

    祝义笑了笑,向人群中走过去,人们还在议论电视上的内容。

    陈明三拍拍手:“各位业主乡亲,大家先看三十分钟新闻,重要新闻,市**工作报告,每个字可能都与咱老百姓切肉连皮的,都莫吵了,听**么样说。”

    退休教授姚林,是病毒学专家,虽说一辈子没什么大成就,但他对时事还十分关注。他说:“这电视啥看头?这跟我们的米袋子菜篮子油罐子药条子有啥关系?”

    他的话引来一阵笑声。

    物业经理鲁三喜说:“希望**把物业费涨一涨,哎呀,我都没赚什么钱,亏了!”

    他的话受到了陈明三等人的质疑。陈明三说:“鲁经理,你就别嚷嚷了,你来佳和小区三年,少说一年赚二三百万,伙计,要过年了,你给业主们搞点啥福利嘛?”

    鲁三喜不好意思地摸摸平头,沉思片刻说:“尽管本人没赚到银子,但还是照往年做法,每户一袋米,一本挂历。”他的话引来一阵欢呼叫好声。

    熊君抬起双手,示意大家安静,他一直在看新闻,对**工作报告十分关心。他是名记者,小有名气的社会问题专家,瞧他那双犀利的双眼,宛如两道利剑似的光,仿佛要穿透一切,总是带着审视与挑剔,放射出批评与赞许,在业界以深度调查和曝光新闻著称,记者圈都叫他“熊喇叭”。

    熊君说:“各位,我熊喇叭借此机会跟街坊们侃几句。”大家的目光都集中过来。他继续说:“武汉两个多月前,成功举办了世界军人运动会,这可以说是武汉的高光时刻,大家都为此高兴了一场,自豪了一阵,爽了好几个月,但是武汉户籍在册人数是900多万,非常住人口是500多万,每天有1400多万人在这个城市吃喝拉撒睡!但是**似乎豪赌的是城市建设与人口红利,其GDP涨幅超过一线城市,总量超过天津,似乎代表了中国大城市的发展模式,但是,本人却认为执政者是在把这座特大城市当作一个公司在运营,而没有当成一个超级大城市来管理!”

    熊喇叭的一番阔论,引起了人们的兴趣,大家静静地听着,他继续说:“你们看刚才电视里播放的**工作报告,投资制造业之类,洋洋洒洒在报纸上起码有几千上万字的版面,说明什么,GDP挂帅,GDP为英雄,重视GDP当然没错,但是武汉是一座超大城市,里面有1400多万人口,流动人口在外,公共卫生,民生服务,疾病控制这些重大问题,报告里只有寥寥数语,而且一个数字都没有!”

    姚林老教授点点头,高声说:“我完全同意熊记者的说法!”

    社区党总支书记方佳说:“基本赞同,但发展才是硬道理!”

    姚林老教授说:“方书记,你才三十六、七岁,我比你大四十岁,我吃的盐比你吃的饭还多,我过的桥比你走的路还多,发展决不能忽视民生,更不能以民生为借口,轻视整体平衡!”

    方佳的脸红了,碍于老教授的面子,不再说,心想:“难道**错了?**永远是正确的!”

    姚林站起来,理直气壮地说:“如果一届**,一任市长,奉行的是功利主义,把刺激经济工作为唯一头等大事,显然不符合中央长期发展之战略,是一种对市民不完全负责任的表现!”

    一些人点头附和。

    陈明三为了稳住局面,说:“大家都静一静,听一听申厅长的看法。”申忠坤虽然退休了,但他仍然关注世界、全国、全省、全市的情况,新闻必看,几大网络新闻每天都浏览,还开了个人公众号,最近还注册了抖音,身已退居,心仍在朝,而且渐渐爱上了文史哲学。对风水星相,五行八卦甚至包括黄帝内经也有所涉猎。

    他说:“首先,我赞同熊记者的看法。城市化不要成了城市病,我们国家人均收入达到一万美元,人口超过千万的特大城市有十几座,如果一旦城市病爆发或未能未雨绸缪,不堪设想啊!我可以大胆地说,中国的城市化已经到了十字路口!”

    人们点头,有的竖起了大拇指。

    申忠坤停了停继续说:“现在不谈这个报告了,我想说另外一个事,大家知道农历庚子年马上要到了,在场的有几个知道庚子年是个啥年份?”

    人们面面相觑,熊君说:“反正庚子年不确定因素多,1840年鸦片战争,庚子赔款;1900年义和团、八国联军进攻中国。”

    姚林补充道:“庚子年总与一些特殊事件巧合,民间早有庚子之灾,庚子大坎,庚子轮回之说法,中国人至少有大多数人,对庚子年的印象都不好。”

    方佳吐出两个字:“迷信。”

    申忠坤说:“我们要懂点历史,以史为鉴,可以知兴衰嘛。当然我们现在是社会主义国家,我们的国体、政体都很稳固,可是,我们也要谨而慎微,既要直挂云帆济沧海,也要小心驶得万里船”

    这时,在场的房地产老板,双桥农贸市场总经理林为银忍不住了,说:“申厅长你这是何苦呢?历史是胜利者书写的,历史又不能当饭吃,你冒(没)的事做,可以去打打麻将,喝喝茶,练练太极,如果没地方,我公司有场地,而且有健身房!”

    人们哄笑起来。申忠坤严肃地说:“历史虽然不能当饭吃,可是它有时候有惊人的重复!”

    陈明三大声说:“各位,现在言归正传,本次会议的议题是讨论,在农历庚子年到来之际,举办景和街道万家社区佳和小区百家宴,以此促进业主交流,增进友爱,弘扬邻里和睦相助的氛围,这也是我们落实上级政策的实际爱民、亲民活动,请大家发表看法。”

    申忠坤第一个站起来:“我反对!”

    姚林老教授口气坚定说:“我也反对!”

    鲁三喜想:“举办佳和小区百家宴可能有几千人参加,他已经联系好了一些商家进场做广告并办理相关业务,还联系了十几个商家进场摆摊设点,他准备趁机赚一把,而且可以把明年的物业合同发到每家每户,如果不举办,那盘算就落空了。他说: “本人同意举办,而且可乐雪碧我包了。”

    祝义一直在一边听大家的发言和议论,不动声色。他的心目中全是发热病人,是不明肺炎患者,是暗藏的正在偷袭我们的可怕可恶的病毒恶魔,这些病毒存在极大的传染性,是我们面对的共同敌人,不能掉以轻心,举办聚集性活动,是极为不妥的。

    他说:“各位街坊邻居,我建议咱们佳和不要举办什么百家宴,我也不知大家注意没有,现在发热病人增多,在冬春之际,是各种流行病尤其是流感多发高发之季,不要把好事办成了坏事!”

    他的话引起了熊君的注意。熊君问祝义:“祝大夫,听说有不明肺炎在蔓延,这到底是真是假?”

    祝义说:“我们抚民医院有这类病人。”

    林为银警觉地问:“传染人吗?”

    祝义想了想:“从病理学上讲,是有传染性。”

    熊君说:“我看到了一份有关防治不明肺炎的紧急通知,红头文件,可是怎么这几天又没有任何消息呢?报纸上没有疫情通报,电视广播上都没说,这到底是咋回事?”

    熊君机灵的目光转了转,走近祝义,低声问:“听说有医生造谣不明肺炎有传染性,被公安抓了?”

    祝义点点头:“这都捅天了,电视都播了,全国人民都知道!”

    熊君凭借记者的睿智与敏感,说:“我觉得这里面肯定有问题,,如果真是瘟疫,这可就玩大了!”

    这时,有人把电视声音放大了,说:“都快看,都快看!电视里正播放著名主持人访谈一位专家,其焦点是武汉发生不明肺炎能不能传染人,可不可以防控?大家屏声静气地盯着电视,当电视中的一名人士振振有词、似乎胸有成竹地说:不明肺炎不会人传人或有限人传人,而且可防可控!

    人们听到其言,不约而同地鼓掌了,重重地呼出一口气,压在心底的石头荡然消失,轻松了许多。尤其是他们听到电视中的那位人士似乎很有把握地说,“大家安心过年”这句话时,他们笑了。有人大声说,朋友们,明早去办年货吧,趁现在物价还不是那么高,赶紧割肉腌鱼罐香肠吧。

    这时,祝义的手机响了,是同事孙爱兵打来的。孙爱兵刚刚从危重病房出来,他的声音有些颤抖,说:“护士小芳被不明肺炎感染了,发烧,干咳。”

    祝义问:“检测情况怎么样?”

    孙爱兵答:“病情较严重,双肺发白,必须隔离!”

    祝义说:“我马上返回医院,你将小芳安排进隔离病房。”

    孙爱兵说:“迅速想办法增加临时床位!你通知其他人员,务必注意做好防护!”

    方佳作为万家社区党总支书记,但也是**购买服务的合同工,不是体制内在编的正式干部。人们称她为方书记,叫起来好像是那么回事,但她自己清楚,其实就是万家社区一个跑腿干活的。这个社区九名工作人员,三个专管员,五个网络员,全是合同工,工资每月不到三千元,在基层社区工作,没权没钱只有事干。买一张纸、买一支笔都要到景和街道报批。但是上级信任,她作为万家社区党政负责人,在其位就得谋其政,就要尽职尽责。她处事方式很简单,尽量做好规定动作,基本少做自选动作。所谓规定动作,就是上级交办的任务,所谓自选动作,就是本社区可做可不做的事儿。

    刘明三问:“方书记,你表态,我们佳和小区庚子年百家聚会,是搞还是不搞?”

    方佳沉思片刻,别看她年轻,在社区当书记却处事利索老练。她说:“这事我得跟街道程晓书记和文喜高主任汇报。”

    陈明三说:“那好吧,托你向街道程晓书记和文喜高主任汇报,我们等你回话。”他接着对在场的人们说:“寒潮来了,都散了吧,都散了吧。”

    申忠坤说:“祝义,我家里有炖藕,还有牛肉萝卜汤,你去改善一下。”

    祝义低声对岳父说:“现在不明肺炎严重,我必须马上回医院,情况很紧急,目前您要少外出,最好不要参加聚集活动。”

    申忠坤把身子一挺,很有把握似的,说:“我这身子188斤,从解放初期到现在,感冒都似乎怕我。”

    祝义说:“病毒没有国界,不分尊卑,疫情面前,人人平等。”

    这时佳和小区一名在任的副厅长胡洁明走过来,他总是一副高人一等的派头,打着官腔问:“祝医生,你们医院还有单人病房吗?”

    祝义看了他一眼,说:“胡厅长,你要单人病房,得找上级领导,我没办法!”

    胡洁明闻之,心中很是不悦。

http://www.cat-king.com.cn/17_17465/798301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cat-king.com.cn
言情小说吧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cat-king.com.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