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吧 > 科幻小说 > 庚子疫 > 第九章 底线
    第九章 底线

    题记:起傍梅花读周易 一窗明月四檐声

    祝义叫来了刘欣欣、孙爱兵、甘子同等医护人员,对他们说:“小芳让出病床,主动提出居家隔离,从今天开始,我们每三天给她送一次生活用品,让她在自己的住处隔离治疗。”

    大家纷纷安慰,表示赞同。祝义送小芳到佳和社区住地,他说:“小芳,一定要保持乐观心态,注意休息,我给你的药,按时服用,有什么事随时联系我们,我的手机二十四小时开通。”

    小芳感激地点点头,含情脉脉地望着祝义,涌出两行泪水。作为护士,她知道,在这种传染性极强的肺炎疫情前,难说都不能幸免,也许生离就可能是死别!此时此刻,她多想自己被拥抱,甚至被亲吻,然而这又是不可能的!她对祝义说:“祝主任,谢谢你的关照,祝大哥,你也多注意,多保重!”她轻轻地关上门,痛哭一场,哭完之后,她开始打理自己的生活,将所有的物品消毒,把混乱的屋子整理好,躺在床上,身子十分困乏,她给祝义发了一条微信:亲,岁月本可以静好,但如今我在一线救死扶伤,有时候是向死而生。让我们共同期待三月花盛开,四月更美好……她在微信内容后面还附上了拥抱的表情包。

    祝义在佳和小区大门处,遇见了陈明三和林为银。林为银冲着祝义打招呼:“祝大夫,打听个事。”这个精明的老板,靠与掌握实权的人物拉关系,开发了几个楼盘,发了大财,尤其是江汉农贸市场,他承包了三十年,这块肥肉人尽皆知,听说一些官们都是他的支持者。

    林为银塞给祝义一包烟,说:“兄弟,么时候有空,大哥请你搓一顿,飞天茅台伺候,还有野味,么样?请陈明三主任作陪,咱们比比酒量,么样?”

    祝义笑笑,说:“都是街坊邻居,不必客气。”

    林为银低声问:“听说我们小区胡厅长,胡洁明住院了,他住在哪栋楼几层?是个么病?”

    祝义想,林为银这个家伙,可能又要瞅准时机,与胡洁明套近乎了,听说**手上有几个亿的工程项目,林为银已经跟了好长时间。祝义说:“林总,你现在最好不去医院,胡厅长住哪号病房,我不便告诉你。”祝义想,这位胡厅长,感染了新冠肺炎,他看了CT图,双肺已经病变,发白部分占了三分之二,比较危险。

    林为银闪闪眼,说:“这有么斯(什么)值得保密的?胡厅长是我和陈主任的街坊朋友,我们关心关心。”

    祝义此时,恪守着一个医生的道德底线,他对病人尤其是新冠肺炎住院病人的病情,有保密义务和责任。

    林为银见祝义不愿说出胡洁明住院病的真实情况,心里大为不快,心想:我林某在武汉几大医院都有朋友,特级专家著名医生,认识一大串,我有办法即刻打听到胡厅长的住院情况。他拿出手机,拨通了公司的电话,大声说:“办公室吗?我要去抚民医院,要见医院李明院长,你们跟院方联系一下吧。”他吩咐完,瞟了一眼祝义,大步走开了。走了几步又转身招呼陈明三:“陈主任,来呀,喝酒克(去)!”

    祝义查病房,来到了抚民医院那间以前是荣誉室现在是单人病房内。胡厅长正躺在病床上看手机,他五十多岁,秃顶,大头,尖脸,目光精明,这间临时整出来的单人病房,由于李明院长的亲自督办,设备齐全,环境舒适,尤其是刚搬进来的盆景花卉,沙发,躺椅,空气净化器,咖啡壶,茶叶茶具,书桌,电脑,健身器材等,很齐全。这间病房宛如一间星级宾馆的房间。

    胡厅长见祝义、孙爱兵、甘子同,刘欣欣一行进来,看了看他们,又抬腕看了看表,皱了一下眉头,那意思是说:都快十点了你们磨磨蹭蹭这么晚才来。他的心头充满了不快之感。

    胡洁明对祝义有点意见,前两天他曾向祝义打听并要求祝义给他安排一个单人病房,祝义当场回绝了他,这让他很难受。他心里想,这个祝义,你是一个医生,抚民医院呼吸科主任,也就是一个科级或处级,你们抚民医院这种科级处级几十人,书记院长的级别也只不过是个副厅。我跟你说个话,问个事或者说请你帮个忙啥的,那是瞧得起你,那是把你当人!

    祝义友好地同胡洁明打招呼:“胡厅长,现在感觉怎么样?”

    胡洁明说:“不舒服,气短,咳嗽,喉咙管像个风箱,又咳不出个啥,另外,头昏,额头有点儿烫。”

    祝义细心地察看胡洁明的面部,又用听诊器仔细听了肺音。他知道胡志明的病情很重。祝义诊看完,对身后的孙爱兵、甘子同、刘欣欣说:“加氧疗,同时控制基础病。”

    胡洁明问:“祝大夫,这个病有特效药吗?”

    祝义说:“目前还没有特效药。”

    胡洁明憔悴的尖脸上掠过惊慌,问:“美国、英国、日本、德国应当有特效药吧?”

    祝义平静地说:“据我所知,目前也没有。”

    胡洁明问:“没有特效药,那人们住院为啥子呢?”

    祝义说:“我们目前采用的都是积极的支持干预治疗,对病情有缓解作用。”

    胡洁明问:“那我这个病几时可以出院?治愈后有后遗症吗?”

    祝义安慰他说:“你不急嘛,既来之则安之,调适好心情,加强营养,提高自身免疫力,相信自己,也相信医生。”

    胡洁明焦急地说:“后天省里两会就要召开了,我是****,我要去参加会议的,在全体会议上,我还有个发言,一千多名代表都要听,省委书记、省长也要参加听大会发言啦。你们一定想办法让我三天之内出院。”

    祝义笑了说:“一个普通感冒也要三五天,六七天,何况你这不是感冒!”

    胡洁明气喘吁吁地说:“我一定要去开会,我,我一定要去大会上,在大会上发言,省里几大家领导们,他们都要听我的大会发,发言。”

    祝义问:“什么发言?如此重要?”

    胡洁明说:“这,这个发言是重点提案,关系到全省民生健康系统的大事,要推进医院改革,医院要在市场化,市场化的路上,再,再前进一步,从而真正实现,实现医院市场化全面改革。”

    祝义说:“我是医生,我身在医院一线,在基层,但我的感觉和体会是,医院,尤其是公立医院,完全市场化,是错误的,行不通!”

    这时,刘欣欣和三名护士,推着氧气瓶和氧疗设备进来。他们一阵忙碌之后,氧气瓶的仪表指针开始移动。这时,李明院长走进来,在胡厅长的病床前哈哈腰,轻声说:“胡厅长,您的一日三餐由医院特供,您有何吩咐?”

    胡厅长说:“李院长费心了。”

    李明又说:“您的一位街坊,林为银总经理要来看您。”

    胡洁明说:“治疗先缓一缓,让林总进来见我吧。”

    这时,林为银走进病房,他看了看祝义,那目光有些得意和挑衅,似乎在说,祝义,怎么样?我林某有通天之法,我可以不费吹灰之力,知道胡厅长病房之所在。

    李明,祝义,孙爱兵,刘欣欣等离开病房,他们知道,一个高官一个巨贾此时此刻,他们有要事要谈,有感情要交流,有默契要达成。祝义对林为银说:“林总,病人需要及时治疗,你们的交谈时间不宜太长。”

    林为银不以为然,说:“晓得,晓得,一个小时足够。”

    祝义走出病房,回转身说:“最好十几分钟,尽快结束会谈。”

    林为银走过来,掩上病房的门,又看看四周有没有监控,发现没有监控录像,他放心了。他把装有几捆钞票的纸袋放进胡厅长的床头柜内,说:“胡厅长,六六大顺,六六大顺!”

    胡洁明心领神会,微微点头,说:“林总,客气啦!”

    林为银坐和胡厅长一番私聊,话题主要是围绕胡厅长手上的那个几个亿标的工程项目。

    胡厅长说:“项目的事,你放心好了,厅里我负责,厅里的其它几个领导我可以搞定,你负责去找几家公司来围标!”

    林为银心头的石头似乎落了地,继而又说:“胡厅长,你放心,有钱共同赚。你上次说想在海南买个房子度假养老,这事包在我身上,您到了时候拎包住,我亲手把钥匙交给你!”

    胡洁明笑了笑:“好说,好说。”

    这时,祝义推门进来:“已经快一个小时了,胡厅长,你应该抓紧治疗。”

    胡洁明对林为银说:“林总,还有个事,你问一问,这个新冠肺炎能否从国外搞点特效药,越快越好。”

    林为银说:“胡厅长,你放心,只要有,我派专人哪怕是包专机也要办到。”

    林为银离开病房, 想,胡洁明要特效药,去哪弄喔------

http://www.cat-king.com.cn/17_17465/798302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cat-king.com.cn
言情小说吧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cat-king.com.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