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吧 > 科幻小说 > 庚子疫 > 第十二章 忙乎
    第十二章 忙乎

    题记:最爱东山晴后雪  软红光里涌银山

    张大为近几天最关心的是新冠肺炎疫情。他认真梳理了最近十多天的医讯简报。他吩咐秘书刘兴发整理出中央、国外等有关疫情的信息,以便更全面地进行分析对比。

    刘兴发精明能干,他按时间线,很快整理出了近段时间有关新冠肺炎疫情的宏观情况。2019年12月31日,医讯通报称发生27例病毒性肺炎,未见明显人传人,同一天,抚民医院呼吸科设立呼吸传染病隔离区,同时,抚民医院发现有医护人员出现感染 。2020年元月一号,双桥农贸市场暂时关停,平安媒体称散布类似SARS病毒在江城有传染危险的几名造谣者被罚处,其中有祝义的同事甘子同。2020年元月2日,城管出动大批清洁工对双桥农贸市场进行消毒保洁。同天,****开会检视针对新冠肺炎疫情的措施。元月3日,医讯通报称发现44例不明原因病毒肺炎,未见明显人传人和医护人员感染,抚民医院医生甘子同签下执法部门的训诫书,接受处罚。同天,抚民医院及其他医院出现多名CT异常患者,中国开始向美国、世卫组织通报疫情,此与同时新加坡要求来自江城的旅客需接受体温检测。元月4日,无医讯情通报,同天,**启动“严重”级别响应。元月5日,医讯通报称江城发生59例不明原因肺炎,仍然称未见明显人传人和医护人员感染,同天,数家医院急诊科医生CT异常。元月6日,国家疾控中心启动二级响应,市两会开幕,无医讯通报。同日,抚民医院收治重症肺炎病人,即刻召开专家会议,祝义提议建临时隔离病房,并抓紧改造ICU病房,抚民医院向有关部门报告疫情,同时,祝义门诊发热病人剧增,有人凌晨三点排队,门诊部挤爆,抚民医院内部下达了不传谣不信谣的通知,甘子同医生被再次约谈,与此同时,全市发现多名医护人员感染确诊。元月7日,无医讯通报。元月8日,国家卫健委确认新冠病毒为疫情的病源,无医讯通报,市两会进行。同时,**将江城不明肺炎纳入法定监管传染病。元月十日,无医讯通报,市两会继续召开。同日抚民医院新冠肺炎出现几例死亡病例。元月10日,春运开始,无医讯通报。市两会闭幕,同日,抚民医院呼吸住院病人爆满并出现几十例CT异常、ICU病房已经不够用,异常困难。被公安机关训诫处罚的甘子同出现感染,CT显示双肺似毛磨玻状态璃病变。抚民医院严格要求医护人员自我防护。元月11日,国家疾控中心向江城提供PCX检测剂,省两会开幕,医讯通报称发生41例新冠肺炎确诊,并声称1月13日后,无新感染病人,未发现明显人传人和医护人员感染,省两会进行,无医讯通报。元月13日,也就是今天,张大为看了看桌上的台历,问秘书刘兴发:“今天有医讯通报吗?”

    刘兴发将刚接到的医讯简报交给张大为,张大为急忙看疫情通报。医讯通报声称,无新增确诊新冠肺炎病例,但与此同时全国却发现新增几例确诊病人。同天,抚民医院等几家医院再次发现医护人员感染。

    张大为啪地把笔放下,立起身,对刘兴发说:“根据我的走访调研,综合两个周的医讯通报,再结合抚民医院的实际和老百姓的来信来访,我可以断定,医讯通报在扯淡!”他因为发愤和焦急,双眼放射出火光,脸色铁青。

    张大为拨通了祝义的电话,问:“祝义,抚民医院已确诊的不明肺炎病人有多少?”

    祝义说:“我们医院又增设了一个呼吸内科,增加了肺炎病人床位,仅我分管的病区就有一百多,全院加起来有几百人。”

    张大为又问:“近几天有新增的不明肺炎病人吗?”

    祝义说:“天天都有,每天我们这里发现的新增新冠肺炎就有几十例。”

    张大为问:“抚民医院现在怎么办?”

    祝义为难地说:“我们目前也没有很好的办法,只有让病人在家等床位,有的病人在家,轻症等成了重症,重症等成了死症。好多病人打医院急救电话,120电话不敢接。”

    张大为问:“为什么不敢接120急救电话?”

    祝义说:“接了就得派救护车,如果医院没床位,救护车也不敢动,拖来了怎么办?没办法啊!实在是没办法。”

    张大为缓缓地放下电话,他终于明白了,好多天无医讯通报,从某种程度上讲,是隐瞒情况或不作为,是渎职,是犯罪啊!而我们的行政体系,却依然在老大自居,按部就班,好大喜功,坐而论道,高高在上,无视现实,更何况是迫在眉睫的新冠肺炎正在蔓延!他决定再次去抚民医院看一看。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抚民医院位于长江之滨,是省直重点医院,在中国也排在百强医院之中。医院大门进口,依然是长长的车龙,医院到处是人,尤其是门诊大厅,人头攒动,这不太正常啊,医院不应当有这么多人,他问了问医院大厅值班人员,值班人员告诉张大为,天天这么多人。他又来到了住院部,找到祝义。祝义带他在住院大楼从一层到十六层,每层楼都看了,最后来到呼吸内科重症病房区。

    祝义说:“不穿防护服不戴面罩禁止入内!”

    张大为问:“有病房的监控视屏吗?”

    祝义带他来到监护室,几十个视屏画面展示危重病房内60张床位的病人状况。他们大多在进行氧疗,有几个十分危重的病人在进行无创呼吸和有创呼机治疗,护士们在重症区来回察看,不断记录着仪表上的数字。祝义指着其中一个病人说,“他就是甘子同,我的同事,才40出头,蛮好的一个人。他被有关机关处以训诫,说他造谣生事,嗳,真是让人气愤。”

    张大为问:“为何气愤?”

    祝义说:“其实他不是什么造谣,甘子同医生只是在亲戚朋友圈发了个注意事项,提醒大家,发现类似SARS病毒蔓延,让亲友们注意防备,多加小心。”

    张大为沉默不语,内心想:现在有些事儿,应当高度重视的反而不重视,而不应纠缠的反而神经过敏,这背后到底是什么原因?是某些主政者的虚荣心和随意心作祟,还是某些人借权力任意为所欲为、奸淫民意?在我们的体制内似乎有太多的过犹不及和矫枉过正!

    祝义说:“恕我直言,有些权力机构或一些官员们,面对新冠疫情,不顾事实,对正常的事情却反而神经过敏,太过敏了就成了瞎折腾!”祝义递给张大为一份材料,这是一张签了字并按了手印和盖了公安派出所印章的处罚书。在这份训诫处罚书上,甘子同承认了自己是造谣,表示以后一定悔过。

    张大为接过材料,反复看了几遍,浓眉紧锁,表情严肃。

    祝义说:“甘子同得知自己感染新冠肺炎,病情十分严重,他在进入重症病房前,将这份训诫书交给了我。他流着泪,对我说:“祝主任,我没有造谣,我冤枉啊!”祝义当时也深受打击,他觉得这样一个年富力强的好医生,好同事,背着沉重的思想包袱,承受着巨大的心理压力,面对社会舆论的巨大打击,抱病在一线抢救患者,自己却无处申诉,内心委屈到了极点。祝义与甘子同是相处多年的同事,深知甘子同是个本分憨厚的医生,一个十分普通没有任何非分之想的医生,一个连续五个春节都在医院值班而让同事们与家人团聚的医生,尤其是庚子年春节即将到来,医院在安排值班医生时,他又主动报名值班,他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事迹,就是一个为人厚道、钻研医术、热爱本职岗位的普通人!这样的人何罪之有?他是在用医生的天职和良心说话,更何况他没有在任何公开社交媒体“造谣”,更没有对社会之大局的和谐安定产生一丝一毫的影响。祝义内心涌起了难以平息的波浪,他对张大为说:“你们有些官僚处理甘子同,是小题大做,是麻木不仁,是无中生有,是对新冠疫情视而不见!这样会招致灾难,不救灾难却与人过不去,还谈什么民生!”

    张大为沉默良久。他离开时,深情地对祝义说:“代表我个人问甘子同医生好,希望他早日康复!”

    张大为认为新冠肺炎疫情严重,应当立即采取有效措施。他来到了办公厅,找到有关人员,他提出想见书记,汇报有关情况。有关人员告诉他,领导正在开两会,怎么也安排不过来,日程都已经安排到大年初三了,而且两会间歇时间,各种应酬太多太多。

    张大为对有关人员说:“我是想向书记汇报新冠肺炎疫情,这事已经很严重,马虎不得。”他停了停,见有关人员心不在焉,他抬高声音继续说:“这事本来不该我多管闲事,但信访告状的人太多了,我在医院调研也发现情况十分严重,我们执政者,主政一方,在这样的关键时刻,要有守土之责,有安民之责。”

    有关人员只是笑,不知可否。

    张大为问:“听说**有关专家代表团,为了不明肺炎疫情专程来武汉调研,有关部门有应接安排吗?”

    有关人员茫然的看着张大为,摇摇头。

    张大为疲惫地离开办公大楼,心情灰暗。他望着冬天的天空,乌云翻滚,朔风更猛了。

http://www.cat-king.com.cn/17_17465/798302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cat-king.com.cn
言情小说吧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cat-king.com.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