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吧 > 科幻小说 > 庚子疫 > 第十四章 心事如云
    第十四章  心事如云

    题记:春阴垂影草青青  时有幽花一树明

    深夜,哭声从林为银家的窗户传来,给冬天的黑夜增添了一些凄凉与恐怖,佳和小区敏感的人们差不多都失眠了,他们在想:林为银的老头子,前几天还在小区的草坪树下打太极拳的呀,尽管这个老头平时似乎有点目中无人,而且在佳和小区,他看得顺眼的人不多,但他也不太管闲事,只是因为他儿子林为银是人皆知晓的大老板,资产上百亿,引起了不少人的羡慕妒忌,引起了不少人的攀附巴结,也正因为林为银是佳和小区重量级的角色,业主们对其父亲的去世,也格外关注。

    祝义通过小区的广场向自己家走,迎面碰上了业委会主任陈明三,他听说林为银的父亲死了,第一时间向林为银家快步走去。他见了祝义,停下来。

    陈明三说:“祝大夫,现在到底是么搞的,老百姓去医院看个病排队站通宵,住个院搞张床位,比上喜马拉雅山还难,官方也没明确信号,现在我们知道的消息是不会人传人,可防可控,让我们莫慌,安心过年,是么搞的?上面没个准确的消息?”

    祝义说:“是啊,我们也急。”

    陈明三低声说:“你看看林为银他老头子,说断气就没气了,哭声那么大,林为银是大老板,钱堆成山,可是,疫情当头,关系有屁用呀,阎王爷不认钱,把他老头子收了,这是啥肺炎?听说是新冠病毒?”

    祝义说:“现在关键的是大家紧急行动起来,防疫抗疫,覆巢之下无完卵。”

    陈明三说:“祝大夫,你就明确告诉我,现在新冠病毒肺炎,到底人传人还是人不传人?到底是么样来的?到底有没有特效药?”

    祝义说:“你少去人多地方,注意出门戴口罩。”

    陈明三低声问:“人传人?听说是么子蝙蝠、野猴之类传染的病毒,那不是害了我们武汉人!”

    祝义笑了笑说:“我们要善待野生动物,敬畏大自然,敬畏生命。”

    陈明三此时此刻,心里也充满了恐惧和压抑。他说:“现在微信上传说是吃了野味传染的新冠病毒!个板板的(骂人的口语),我该冒(没)的事吧!”陈明三前几天参加了林为银的一顿饭局,有好几个人,有几个相当级别的官员到场,桌子上架了三个吊锅,其中有两个吊锅是野味。陈明三当时十分来劲,喝了不少酒,吃了不少野味,而且有一种进入有钱有权阶层的荣耀感与满足感,但是,此时此刻他从内心又产生了恐惧与惊慌,他想,自己吃的那些野味,该莫得(没有)病毒吧。

    这时,民警应元军开着警车,进了小区。警灯闪亮,进小区大门时,还特地拉了几声警报。有人打电话报警,说是佳和小区死人了,而且深更半夜大哭大闹,扰民不止。应元军在佳和小区驻警已经五年,他的办公室就在小区东南侧,虽说现在升为派出所副所长了,但是他仍然管着佳和小区。佳和小区是他打造出的一张名片,和谐社会示范小区。他就是靠这张名片升为派出所副所长的,他的最大心愿就是能穿上白衬衫警服,因为白衬衫警服是一种级别标志,只有副处以上的警察才有资格穿,而他现在穿的仍然是蓝衬衫警服。当他高大的身影出现在广场路灯下时,他发现了祝义和陈明三。

    祝义和陈明三走近应元军。应元军问陈明:“陈主任,么回事?都快深夜十二点了,哭呀喊的!”

    陈明三说:“林老板的老头子死了。”

    应元军问:“林为银老头子七十好几八十了吧?正常死亡吧?”

    陈明三说:“前天还在这广场上打太极拳,你看看,说走就走了,唉,林老板也没见最后一面。”

    应元军立刻拨通了林为银的电话,问:“林总,你在哪?你老头子的事……要不要我们帮忙?”

    此时此刻林为银正在海南,三亚的风光十分秀丽壮美,椰子树,海风,波浪,沙滩,游艇,阳光房,鲜椰汁,随行的女秘书,同行的官商伙伴们,正在一栋海景别墅内,欢度美好的时光。当他听说自己的老头子病逝后,心头一沉,但他十分冷静,若无其事,他不能让同行的人为之扫兴。这些同行者们,每个人都与他的生意和欲望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他接到民警应元军的电话之后,似乎不以为然,说:“应警官,我尽快安排妥当,我吩咐人将老头子拖到殡仪馆,家里设个灵堂,接待一下亲朋好友,有人应付场面就行了,另外嘛,我会尽快返回,尽快返回。”

    应元军说:“祝义大夫和陈明三主任在我旁边,你有什么话说吗?”

    林为银说:“请把电话给祝大夫。”

    祝义接过电话,林为银问:“祝大夫,胡厅长好些冒(没)?他冒(没)得事吧?”林为银之所以如此关心胡洁明的病情,其实他是关心胡洁明手上的几个亿的工程。祝义没有回答他,心里骂道:简直不是个东西,自己父亲死了他不悲痛,关心那个胡洁明胜过自己的亲爹。

    陈明三忙对应文军说:“应警官,我跟林总唠叨唠叨。”

    陈明三与林为银通电话,他一脸的笑,身子躬下去,“林总呀,你还好沙?我好几天莫见到你,还以为你飞美国去了,你全家办了美国绿卡,可不能忘了我们穷兄弟,莫要不辞而别,嘿嘿。你有何吩咐?我陈明三莫的银子,但还有精气神。”

    林为银此时也需要陈明三这个跟屁虫为他办事,他说:“陈主任,我给你三万块,你安排人去我家,给老头子设置灵堂,通知社区街坊们也凑凑热闹,另外啊,我回来后,给老头子开个追掉会,能去参加哀悼的人,我每个人发两百元抚慰金。”

    陈明三知道,林为银所说的凑凑热闹,也就是给他撑场面,给他撑面子。林为银是很看重面子的。是啊,一个身价上百亿的大老板,场面、面子,似乎比什么都重要。

    应元军问祝义:“祝大夫,我刚接到几个案件,其中一件发生在你们医院,昨天一个病人把医生的防护服扯烂了,还往医生脸上吐痰,把医生的脸给抓伤了,你了解吗?”

    祝义气愤地说:“这位医生是我的同事,叫甘子同,他现在因为抢救病人,自己也感染了,正在重症室抢救治疗,他就是有关部门进行训诫处罚的那个‘造谣’的医生。”

    应元军仰望星空,沉默不语。他也知道,凭某种行政压力去处罚训诫专业医务人员,可能多有不妥,警察公权力的行使,往往是基于事实,只要有事实作为判断与衡量的依据,就可以做出必要与及时处理,这可能会出现某些处理的不确定性或偏差,但似乎又在所难免。

    祝义说:“甘子同是个好医生,别人可能不了解,可是我知道,我与他共事多年。他在门诊受到病人的侮辱打骂,在医院受到病毒的袭击,在有关部门那里收到训诫处罚,在工作中受到管理层的约谈与冷遇,我真不明白,他错在哪里?他有什么错?”

    应元军对祝义的话也表示理解,他轻轻拍了拍祝义的肩,说:“祝大夫,有些事,我们有时候是老鼠进风箱,两头受气。”

    祝义说:“我代表同事们要求有关部门撤回处罚决定,挽回甘子同‘造谣’的名声。”

    应元军说:“这个嘛,我现在也不能回答你。有些事情,我们一时不能或无法判定时,那就交给点时间吧。时间也许是公正的。”

    祝义抬高嗓门说:“我相信时间是公正的审判员!”

    这时,出租车司机罗武走过来。祝义对罗武说:“辛苦你一下,把护士小芳送回老家,车费我出,她需要回家休整。”

    罗武说:“祝大夫,你说哪里话,你是我姐和姐夫的救命恩人,送小芳回老家的路费我出了。我保证把小芳美妹安全送到。”

http://www.cat-king.com.cn/17_17465/798302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cat-king.com.cn
言情小说吧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cat-king.com.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