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吧 > 科幻小说 > 庚子疫 > 第二十章 初心
    第二十章 初心

    题记: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乌云翻滚,细雨纷飞。寒风在佳和小区肆虐,一些落叶随风飘零,无有归宿之地。方佳扶着哪个呼救的女人的孩子,安道吉背着老爷爷,王博背着老奶奶,下了楼,来到了佳和小区的大门处。

    方佳向应元军求援,希望他能派辆警车送这家病人去医院。警车可以闯红灯,可以进医院优先通道,此时此刻,是抢命!时间对几个病危的患者来说,真是太宝贵了。

    应元军听说后,立即派出一辆警车,直奔佳和小区而来。

    方佳看看安道吉,这是一张朴实憨厚的脸,由于经常在外奔波服务社区居民,被风雨太阳洗礼成黝黑色。他前年刚从部队退伍回武汉,他本来凭借自己的水电工技术,可以谋到一份待遇更好的自由空间弹性更大的工作,但是他选择了在社区做治安专管员。他对所有的任务只有两个字:是!好!时间一长,万家社区很多人都叫他安哥。居民的狗走失了,衣服从阳台上飘下来不见了,水电有什么问题,汽车身被人划伤,自行车被盗,电动车没办法充电,家里吵架了,女人偷看了男人的手机,被男人打了耳光,买到了假货,购物缺斤少两,老人脚崴了不能下楼,谁吐了痰在别家的门上等等,这些鸡毛蒜皮,鸡零狗碎的事儿,人们首先想到的是安道吉。

    安道吉总是随叫随到,笑着帮居民把事儿办好,不接人家一支烟,也不喝一杯水。就在昨天,社区一个老人躺在床上好几天,拉屎拉尿,儿子媳妇都怕清理,只好叫安道吉去帮忙把屎尿清理干净,又帮老人洗澡换上干净衣服。类似这些事儿,每天都发生,每次都是居民电话叫安道吉。安道吉总是毫无推辞,毫无怨言,乐呵呵的去帮助居民。

    想到这,方佳心生敬意。安道吉就是这么一个普通人,没什么惊天动地的感人义举,都是为老百姓的吃喝拉撒琐碎事儿合个手,然而这似乎又是惊天动地,因为群众最喜欢的是这种无声的平凡,平凡的大义。

    方佳又看看王博,大学毕业后来社区。王博来社区,先是做志愿者,后来就成了网格员,二十五岁,一张天真无邪的娃娃脸。父母尊重他的选择,理解他。他在社区当网格员的工资一月二千多块,认为够吃喝就行,主要的学做人,学做事。社区所有的信息报表和网络管理,全由他负责。他业余爱好乒乓球和吉他,人们都友好地称他为小王胖。

    方佳是一个内心丰富的人。她多情善感,在社区当党总支书记,有玲珑应付的一面,但更多的是担当与负责,工作以严、细、实、闻名,得到市、区的肯定,万家社区因此而成为文明示范社区。但她是一个有个性的性情中女人,更多的是内秀、干练、果断、泼辣、担当与机智。

    她望着阴云密布的天空飘落的雪花,看着附近随风乱飞的落叶,心想:春节在即,但是最初没有任何人在意新冠疫情这场灾难。我们的领导们似乎忙晕了头?他们或许有什么难言之苦?还是他们被某些政绩冲昏了脑袋?或许是麻痹大意?如果是这样,他们是失职啊!现在这场灾难突然降临到我们这些普通人的头上,老百姓被感染患病,在挣扎与悲痛中等待求医,等待床位,或者说等待死亡,直到这时我们才猛然发现这场灾难离我们是如此之近,与我们每个人都息息相关,病毒不认贫富贵贱,不讲尊卑荣辱。我们面对如此突如其来的疫情灾难,渺小得如尘埃草芥,无知得如鸡鸭猪狗,可是我们平时又那么自足乐观、自大好胜。当病毒吞噬我们自己和家人时,才知道呼救,才似乎恍然有所知。

    她这样想着,心里感到一阵阵的撕痛。此时一辆警车疾驰而来,停在了他们面前。

    她和安道吉、王博把一家四人安置到警车内。安道吉又开上自己的车,带上方佳和王博,随警车向抚民医院飞奔。

    祝义、刘欣欣正在抢救一个病人,但病人不配合,扯掉了氧疗面罩,滚下了床。病人满地翻滚,拼命挣扎。祝义叫来几个护士协助,一起把病人抬上床。这是一个六十多岁的女患者,她的先生是一名书画家,吓得在走廊不敢接近,一个劲地打电话,通知儿女前来。

    祝义、吴爱春、孙爱兵紧急会诊,并把抢救方案告诉了哪个吓得脸色惨白的画家。

    画家点点头,又打电话给儿女赶快来抚民医院,急得高声说:“你妈不行了,医生说要切喉管抢救,我已经签字了。”

    然而抢救手术还未开始,病人已经停止了呼吸。

    祝义垂下头,默立良久。这是九十七号病床,这张病床已经死了几个病人!

    他步履沉重地走出病房,对画家说:“你拿证件和户口本到诊室开死亡证明吧。”

    画家闻之,大惊倒地,高血压加重,两眼直瞪瞪地望着天花板,喃喃叫唤,“她,老伴,她真的不行了?这么快?怎么这么快哦!”他晕了过去。

    孙爱兵、吴爱春、刘欣欣急忙推来一张活动病床,把画家从地上抬起来,快速推向急救室。

    这时,方佳、安道吉、王博带着那家病人,来到了祝义的诊室。

    这家四人都处于发热、呼吸困难、行走艰难的状态。

    祝义让护士把他们安排在走廊的条椅上,问方佳:“这时你的什么关系?”

    方佳说:“祝大夫,他们是佳和小区的居民,在你住的前三排。病人在阳台上敲脸盆呼救,我们弄过来的,他们是万家社区的居民。”

    祝义指了指电脑中的病床排位表,说:“方书记,你看看,按照排名,他们已经排到了463号了,也就是说在他们之前,还有462位病人在等病床。”

    方佳不由自主的“啊”了一声,睁大了眼:“这、这怎么办啦!”

    祝义说:“我已经连续三周在医院抢救患者,说不定还要再坚持几个月,我们不仅缺病床,还缺医疗物资,缺医护人员,我们是在艰难地坚守抗疫一线。”

    方佳陷入沉默。她想:如此严重的情况,又是春节之际,这该怎么办?这是我们的麻痹还是病毒的猖狂?但她相信一条,这种局面的出现一定有天灾和人祸两部分原因。小时候她听爷爷讲故事,其中有句话深深铭刻在她的心底,爷爷说,世界上的天灾,往往都是人祸原因!她感到心底凉飕飕的,厚重的阴影就如天外的乌云一样沉重。

    祝义想了想,说:“九十七号病床刚腾出来,我可以向李明院长及其他同事说明情况,把这张病床先让给你带来的病人。你是万家社区书记,给佳和小区做了不少好事,我也记得这份情,再说病人也不是你的亲友,也不是我的亲戚,我们完全是出于仁道和公心。这个事,排队等床位的人肯定会提出质疑,责任由我来承担,我就破例这一次吧。”

    四个病人,只有一张病床,怎么办?方佳让他们自己商量决定谁住院。爷爷说让婆婆住,婆婆说让爷爷住,敲脸盆呼救的女人说让孩子住,孩子说让妈妈住,如果妈妈病了,全家都完了。他们商议了一阵,最后决定九十七号病床让给孩子住。

    敲锣呼喊的病人去看了九十七号病床,发现床上还躺着个死人,太平间的工人未来搬走尸体。哪个昏倒的画家醒来之后也不让动尸体,说是要等儿女前来见他们母亲最后一面。一个多小时过去了,画家的儿女仍然未来见遗体一面。

    祝义指示刘欣欣和几个护士,用装尸袋将死人装好,推出病房。

    当九十七号病床整理干净之后,那个敲脸盆呼救的女人又不肯给女儿办住院手续。她忌讳这张刚死了人的病床,认为住这张病床不吉利。

    祝义说:“方书记和社区的安哥、小王胖克服重重困难,把你们一家弄到医院,我们决定把这个病床给你们,我和方书记还有医院上级都承担了插队安排病床的责任,你还嫌不吉利!告诉你吧,这张病床本该属于一个退休干部的,人家在家排队已经十多天了!”

    敲脸盆呼救的女人还在迟疑,不肯为女儿办理住院手续。她认为死者阴魂不散,让自己家人睡在这张病床上,等于是和死鬼为伴。

    祝义好意相劝,对那个女人说:“让你女儿住院是对的,你女儿才十五岁,初中刚毕业,未来是他们的,年轻人的路还长。”

    沉默,难堪,寒冷,紧张,尴尬。

    祝义说:“在医院,尤其是现在床位十分紧缺,病床一个接一个换人,我们对所有的病人尽全力,但有时候也无能为力。很多病人在去世时,因为怕传染亲人,执意不见亲人们最后一面。他们就如一片树叶默默飘落了。大疫当前,我们任何人都没有丝毫理由把无理诉求当成条件,更何况我们都是在尽仁义,讲街坊之情。”

    正在这时,有人把空出一个床位的消息通过微信或电话传了出去,排在最前面的那个退休干部的儿子,早在医院盯着了。他在一个特殊的通道守了好久,发现太平间的人推着一个深黄色的尸体袋出来,觉得自己老爸排在最前面,有了病床。他立刻来到了祝义的诊室,向祝义自我介绍了身份,并说老爸已经在来医院的路途中。

    祝义明白了他的来意,向方佳摊了摊手,表达了遗憾与无奈。

    祝义给那家四个病人开了药,又嘱咐了一些注意事项,叮嘱他们不要外出,然后让方佳、安道吉、王博把他们送回家。

    这家人回到家中后四个小时,女人又在阳台上敲脸盆呼救。夜幕降临,她沙哑的声音在寒风中传开,甚是凄凉。一些人关上了窗户,想:方书记带人用警车把他们送医院,怎么又在敲脸盆呼救?原来他们这家人回来之后,两个老人先后去世,女儿也在高烧中昏迷不醒。

    方佳得知情况后,迅速把这个情况报告给了程晓书记。

    程晓和文喜高立即来到了佳和小区,但不敢上楼,通知陈明三负责协助处理。

    陈明三刚吃过年夜饭,喝了八两白酒,醉得一塌糊涂。

    他们又通知物业经理鲁三喜协助处理。

    鲁三喜正在吃年饭,推说自己不舒服,通知一个保安来。

    在一阵商议之后,程晓把这个情况报告到区里。区里值班的人说此时领导不在。

    方佳果断地说:“通知殡仪馆,先把死人拖走!”

    不一会,来了一辆黑色的殡仪车,拖走了两个死去的老人,佳和小区慢慢恢复了宁静。

    然而,这种宁静是表面的,人们的内心却不宁静,几乎都在想:佳和小区死了好几个人,是不是新冠病毒?如果是病毒,我们如何是好?封在城里900多万人怎么办?离开武汉的500多万人会不会传染他人?全市、全省、全国如何是好?怎么上级还像没啥大动作?人们被灾难来临的恐惧与焦虑折磨得心神不宁,坐卧不安,吃喝无味,神志紧张,身心俱疲!

    而就在这时,省防控新冠肺炎指挥部正在召开紧急会议。张大为、蒋华新、刘兴发三人负责巡视督察组。会议之后,各分组独立开展工作,确保打赢防疫阻击战。

    张大为随即召开了防疫抗疫巡视督察组工作专门会议。纪委抽调专人,监委抽调专人,组成25人的巡视督察工作队,分赴全省16个地市,现场坐镇参与防疫抗疫一线的实战。

    张大为把工作部署、要求、措施等,一一明确之后,严肃地对在场人员 说:“同志们,新冠病毒是全市、全省、全国、全人类的共同敌人,我们防疫不是防人,更不是只防武汉人;我们抗疫不是只与病毒作战,而是与我们诸多不适应当前的防疫抗疫的思想作风、工作作风和不良陋习作战。我们在这场前所未有的抗疫之战中,一定要靠前督导,深入一线,深入基层,直击问题,解决问题。大家都看着我,我不合眼,你们不能睡觉。这是一场硬仗,也是一次大考,我们必须赢!”

http://www.cat-king.com.cn/17_17465/798303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cat-king.com.cn
言情小说吧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cat-king.com.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