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吧 > 科幻小说 > 庚子疫 > 第二十一章 特殊团年饭
    第二十一章  特殊团年饭

    题记: 画家不识渔家苦 好作寒江钓鱼图

    庚子年春节之夜,细雨纷飞,北风呼啸,江城寒冷。繁华喧嚣的大武汉,十分静寂。城市的灯光全亮了,然而街道空旷,没有车辆,也没有行人。

    申忠坤立在窗前,放眼望着长江、汉江两岸的楼宇城廊,心潮翻滚,思绪万千。这么多的楼房、街道和现代化的设施,过快的扩张与发展,就如一个人飞快向前奔跑一样,从未停歇,而且还越跑越快,跌个跤,摔个跟头,是十有八九的事。我们向着一种神圣的夙愿出发,无可厚非,但是,我们有时候又忘了为什么出发,在我们向理想的目标行进的征途中,应当快慢适度,合理避险,量力而行。有时候,一个地方的发展,其实就跟我们开车差不多,加快速度,不一定是好事,反而可能是坏事,从辩证法的观点来看,慢,其实是快;快,有时候反而是慢。不是么?眼前的这座城市GDP在全省占了近三分之一,在全国是十大GDP城市之一,然而,城市不是公司。如果执政者一味以GDP论英雄,驳政绩,而忽视了城市的公共管理,把钱都用在硬件设施和面子工程上,而对民生或潜在的事关全局的软件设施很忽视,迟早会出事的!可不,现在就出事了!他记得自己子学开车时,师傅一句话很有水平,可以用来警醒我们做事做人和执政,十分把握七分开,留着三分防意外。

    他想到这些,心情沉重,胸口隐隐作痛。他走回书房,给女儿申敏拨电话:“敏儿,你在哪儿?”

    申敏答:“爸,我在指挥部。”

    申忠坤问:“那你们过年伙食怎么样呀?”

    申敏答:“这时候还谈么伙食,每人一份盒饭。”

    申忠坤问:“祝义呢?听说他们医院现在十分紧张。”

    申敏答:“且只是紧张,比打仗还紧张,还过硬!”

    申忠坤问:“我能为你们做点啥吗?”

    申敏说:“你和妈好好呆着,莫出门,莫下楼,莫接触人。”

    申忠坤问:“新冠肺炎这么大的传染性,那城里900多万人怎么办?还有封城前离开的500多万人……”

    申敏有些不耐烦,说:“你现在只管好自己,另外把祝小敬给我盯紧点,莫玩游戏,莫跟网上这主播那主播闹眼子,莫睡懒觉,莫到处跑,莫理班上女同学的眉眼,伢大了,学坏了就成了歪脖子树。”

    申忠坤说:“祝小敬很懂事,蛮听话,你放心。”

    申敏说:“好了,我得马上出门到飞机场,今天深夜,中央派海陆空军用运输机为武汉送救灾防疫物资,我有应急任务。”她说完,匆匆挂了电话,快速出了门,随领导们一起,直奔天河机场。

    夜深沉,雨纷飞,风正猛,雪花飘。机场高速几辆公务车,飞快行驶。而正在此时,中国人民解放军海陆空几大军用运输机,分别从祖国的东西南北起飞,经过紧张飞行,抵达天河机场。

    这一消息通过电视台传到千家万户。人们从内心舒了一口气,感到人民子弟兵与武汉人民、与湖北人民站在了一起。

    而此时此刻的抚民医院,正在紧张地进行防疫抗疫。医院所有人员一律停止休假,已离岗休假的人员,一律迅速返岗。医院所有的人力、物力、财力,全部用于防控新冠肺炎阻击战!

    祝义和同事们在大年三十深夜,围坐在一起,他们的团年饭是泡方便面。护士长刘欣欣,护士吕姐,小王,小康等,把她们带的食品拿来,组成了一桌特殊的团年饭。在这桌特殊的团年饭前,他们在静静地等待庚子新年钟声的敲响。大家的眼睛都盯住墙上的挂钟。时钟响了,大家相视而笑,互道吉祥,祝愿美好。

    祝义说:“要是以前的此时,我不是在农村放烟花炮竹,就是在城里微信互相拜年,抢红包。”

    孙爱兵说:“今年过年没喝酒,相信以后年年有!”

    吴爱春说:“我每年过春节都回农村老家,父母亲都是乡下农民,此时此刻,父母和我总要开门迎福,然后把门边的柴薪拿回屋内,表示有财有福,发大财,走大运!”

    刘欣欣说:“我只想洗个热水澡,好好地睡一觉。”

    护士吕姐说:“等到三月樱花浪漫时,我请你们去户部巷撮一顿;再到七月荷花开,我请你们去知音湖琴台大剧院潇洒一回。”她的话把大家逗乐了,纷纷鼓起掌来。

    祝义说:“这场特殊的团年饭,意味深长。大家许个愿吧。”祝义说:“我先许个愿吧:你们好,他们好,大家都好,武汉安,湖北安,全国皆安!”

    孙爱兵说:“祝主任是高大上,我很简单:“希望大家都活着!”

    吕姐说:“健康,健康,再健康!命最大,命第一,彼此彼此!”

    护士小康说:“平安吉利!大家吉祥。”

    护士小王说:“吉祥如意,阖家平安。”

    大家都不约而同的望着刘欣欣。此时此刻,刘欣欣尽管心潮翻滚,但情绪很平静。她父母最大的心愿就是让她成家。是啊,女孩子到了三十五岁,翻过年就三十六了,已经算是剩女了。她的一些闺蜜、女同学的孩子已经读初中了,有的闺蜜还生了二胎。她错过了最佳的恋爱和生育期,这对一个女人来说,是致命的情殇!她朴素本分,但心高气傲,在找男朋友的事上,她的标准是,人品好,有专业,长相不差,脾气良好,彼此合得来。至于有没有房,有没有车,有多少存款,这在其次。她想到这,温和的目光回应了大家的关切。她迟疑片刻,平静地说:“我想,在庚子年应该嫁人了!”

    没想到,她的这个许愿,引来了大家的欢呼和掌声。她的愿望也是同事们十分关心的,就是她本人不说,同事们也在不动声色的关心着她原婚姻大事,时刻注意有无合适人选。

    吕姐说:“不瞒你说,我有空就看杂志上的征婚信息,看有没有合适你的。”

    刘欣欣说:“谢谢吕姐!”

    吕姐说:“我看征婚广告,时间长了,引起我们家老公的怀疑。他质问我,是不是想红杏出墙,再办一场婚宴啦?哈哈,不过,现在征婚广告,好多是假的,骗中介费,妈勒戈逼(骂人的口语)骗子在网上什么缺德事都做想得出做得出,害了好多人。刘欣欣,莫上当,莫急,相信吕姐有办法!”

    大家乐了,刘欣欣也笑了,秀丽白皙的脸上,顿时布满了红晕。

    祝义说:“现在由吴博士许愿!”

    吴爱春作为外援专家,在抚民医院工作了一个多月,他发现这个团队十分团结,就像一家人一样和谐共处,互相帮助。他关注着护士长刘欣欣,而且从内心比较喜欢这个护士长。他还拍了几张刘欣欣的工作照,藏在手机里,一个人独处时瞧。在他的心目中,刘欣欣眉眼清秀,五官比例十分合理,神情庄重含蓄,尤其是她的嘴唇,不薄不厚,丰满中含性感。她的耳垂长,女人耳垂长是有福气的!他还发现,刘欣欣工作十分细心,对护士们总是像待亲姐妹一样,对病人和蔼亲近。有的病人说,自己的女儿也没护士长态度好。吴爱春想,刘欣欣是个好护士,是一个好女人。当刘欣欣大胆说出自己庚子年的心愿,要嫁人时,吴爱春更觉得她开朗阳光,十分可爱!

    吴爱春说:“我庚子年的心愿是,愿刘欣欣心想事成!”

    大家都笑了笑,心照不宣又发自内心。

    祝义说:“哎呀,可惜这个时候没有酒,要是有酒,我一定跟吴博士碰杯!”

    吕姐说:“好咧,我心中有数了,等着吃喜糖,我们把红包准备好吧。”

    这顿特殊的年夜饭,在这特殊的时刻和场景下,结束了。这时,值班护士跑进来,对祝义说:“祝主任,那个病人,住在六十一号的,不见了!”

    六十一号病房,住的是厅官胡洁明。他下午偷跑出医院,他儿子开车来接他,回家吃了团年饭,看了联欢晚会,然后又吃了宵夜,此时正在家里昏昏欲睡。

    祝义觉得事态严重,立刻报告了李明。

    李明高声说:“胡洁明不守医院规矩,他现在是病人而且是新冠病人,是病毒携带者,不之管他什么厅长不厅长,立即派辆救护车,去两个医生,把他押回来!”

    祝义说:“他是被确诊的新冠肺炎病人,不知道他偷跑出去又去了哪些地方,又与什么人接触了,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他这个人太官僚,太差劲,太无知,太可恶!”

    一辆救护车迅速驶离抚民医院,闪着应急灯,鸣着警笛,很快到了佳和小区,停在了胡洁明的楼下。

    此时,林为银在自家的别墅阳台上,看见了救护车,发现有医护人员进了胡洁明那个门栋,心想,肯定是胡洁明出了事。林为银在心里暗暗骂道,他妈的,得了新冠肺炎住医院还蛮玩味,想进就进,想遛就遛,医院对他来说,像他私人菜园门似的,你玩特权!你耍派头!病毒照样毒你!

    孙爱兵、吕姐奉命前来,找到了胡洁明的家,按响了胡洁明家的门铃。

    里面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很沙哑,不耐烦地问:“哪个深更半夜敲么门撒!”

    吕姐说:“我们是抚民医院的,胡厅长是不是回家了?”

    女人抬高声音说:“么样?他自己的家冇的权回来?”

    吕姐说:“他应该立刻回医院,我们来接他。”

    女人说:“你们怎么接他?他现在不想走!”

    吕姐说:“我们开来了救护车,李院长指示,他必须马上回医院,十万火急!”

    女人高声说:“救护车?十万火急?我们家的胡洁明是正厅级,进出从来不坐救护车!”

    吕姐有点烦了,说:“你怎么这样说话?救护车不是坐人的吗?”

    女人更不耐烦,说:“救护车是救人的,谁让你们救了?别人看到了你们开救护车来我们家,街坊们怎么看我们?你们这是给我们伤面子!”

    吕姐说:“你们家胡洁明感染了病毒,必须马上回医院,否则你们家里人都会被传染!”

    这时,胡洁明隔着门拉长了声调说:“我正要谈这个事,我要求老婆和我儿子,还有我家老头子,都去医院,住在同一层楼,最好是同一个病房或邻近的病房,以便照顾。”

    孙爱兵窝了一肚子火,直捅捅地说:“姓胡的你玩么子官味撒!现在武汉都封城了,几千上万的人都莫得病床,谁给你的特权?”

    胡志明高声说:“我是正厅级,省里面有文件,必须享受厅级干部待遇!”

    孙爱兵低声嘀咕道:“病毒在身,还摆臭架子!这号人!”

    他们面对胡洁明的胡搅蛮缠,实在没办法,只好给祝义打电话。

    祝义在电话中与胡洁明沟通也无效,人家胡厅长坚持要满足他的要求。祝义向李明反应,李明又向上级请示,而且这事很快传到了省里主要领导那里。省纪检委副书记张大为决定,立刻来佳和小区处理此事。

    张大为得知胡洁明的事后,十分气愤!他想,国难当头,全民防疫抗疫,现在正是大疫当前,竟然有这样不识时务、不顾大体、刚愎自用、为所欲为的官员,实乃害群蝼蚁之小人一个。

http://www.cat-king.com.cn/17_17465/798303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cat-king.com.cn
言情小说吧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cat-king.com.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