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吧 > 科幻小说 > 庚子疫 > 第二十七章 石头村
    第二十七章  石头村

    题记: 昆山玉碎凤凰叫  芙蓉泣露兰香笑

    在通向武汉的各条高速公路上,一些大卡车组成的救援车队,紧急驰援武汉。大卡车上挂着红色标语,车上满载各种物资。张大为、蒋华新、刘兴发三人的乘坐公务车,向东快速行进,他们今天要去新冈市巡视防疫抗疫。

    新冈市连接江西、安徽、湖南等省,从公布的新冠肺炎确诊人数来看,已有一千多人,是全省除武汉之外的重点疫区。大别山连绵数百公里,这里是著名的红色革命老区,有闻名世界、流芳千古的将军县。大别山几个县市,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烽火岁月,几百万英雄儿女前赴后继,抛头颅,洒热血,为中国革命和解放事业,做出了可歌可泣、永不磨灭的牺牲与奉献。

    张大为望着山乡村野,他对蒋华新、刘兴发说:“我二十年前在大别山县里当干事。那是正是农村改革,分田到户,整个县就是三辆吉普车。我们下乡全是坐公共汽车或骑自行车。全县没有一条水泥柏油路,最好的也只是沙子路。现在你们看,农村全是小洋楼,村村通公路,村村通网络,村村通广播,有的村还通了自来水,老百姓小洋楼前大多停了小汽车,农村变化太大了。”

    蒋华新说:“新冈市有七个县市区,昨天看报纸,今年全部脱贫!”

    刘兴发说:“这次疫情伤得太重,就怕因疫情返贫,因疫情致贫!”

    张大为说:“刘处长说的对,你赶紧写个东西,发到内参上。这次疫情的后遗症肯定十分严重,现在疫情的高峰还没到来,任何人都不敢说什么时候是个头。今年是扶贫攻坚决战之年,全省要交卷,我们省看来因为这次疫情,如果交不了卷,上对不起中央,下对不起百姓。现在老百姓在网上指责我们,骂我们,其实他们跟我们匠心情一样。发生了这么大的疫情灾难,他们着急、他们心疼啊!我们对这片土地和人民有守土之责!”

    刘兴发扶了扶眼镜,问张大为:“张书记,要不要通知新冈市领导,我们还有半个小时到了。”

    张大为说:“这次防疫抗疫,我们作为全省巡视督查组,到基层,到一线,到疫情最严重、问题最多、群众反应最突出的地方,一律不打招呼,一律不要当地陪同,一律不开会听汇报,一律不准层层通知搞花架子、闹眼子的事。现在中央派指导组到了我们省,国务院已经排了好几个督查组去全国各地,他们也是直接到一线,直接到基层。现在,我们防疫抗疫,最重要的是真实,疫情的真实,数字的真实,各地行动的真实情况,老百姓现在真实的生活处境。没有真实,何谈防疫,没有真实,何谈抗疫!

    轿车穿过一个山崖的拐角,一辆大卡车停在路边,车上挂了一个纸箱招牌。

    蒋华新说:“张书记,你看那辆大货车,好像有个牌子,似乎有什么情况。“

    张大为对司机说:“减速,停车,看看牌子上写的什么”。

    他们下了车,来到大卡车前,只见牌子上写着:有家难回,有路难行,我本无错,又有何罪。他们找了一阵,没发现车主。

    刘兴发嗓门高,合起手来当喇叭,对着空旷的山野高喊:“喂,有人吗?卡车司机在哪?”他连续喊了好几声,没人回应。

    蒋华新吩咐司机:“你用力按喇叭,用劲按!”

    轿车的喇叭声打破了山野的寂静。细雨纷飞,冷风吹得树林鸣鸣作响。不一会,一个身影从林子中钻出来,他满脸污垢,面黄肌瘦,神色慌张,一双恐怖的双眼布满了血丝,头发就如山里的一窝杂草。

    张大为问:“这车是你的?”

    那个蓬蒿男人点点头。

    张大为问:“这牌子是你写的?”

    那个鬼似的男人点点头。他突然跪在张大为面前,说:“领导,我腊月二十三从武汉送货回来,路口卡住了,我开着车到处转着想回家。联防人员见我的车是武汉车牌,把我当瘟神一样赶,连加油站都不准进,服务区也不准进,我在家门口回不了家!现在已经十多天了,我啃着方便面,连水也没有,领导你看看,我的嘴都烂了。我白天不敢在车内呆,被联防人员抓住了,就要把我抓走或赶走。我白天只好躲在林子里,在林子里他们有时候也来找我抓我。我只好躲在山那边的那片坟地里,呜呜——。”他哭了,如一头受了伤害的牛。

    蒋华新、刘兴发拉起此人,送给他几瓶矿泉水。

    张大为对刘兴发说:“这是哪个村?哪个镇?我们先到村里吧!”

    卡车司机说:“领导,离坟场不远有一户人家,今儿上午有孩子呼喊,声音蛮凄凉,我听了半天没听清楚。”

    张大为对卡车司机说:“你就在这儿等着,我们会通知有关人员来接应你。”卡车司机千恩万谢,跪了跪地,被蒋华新拉起。

    张大为一行开车拐进一条乡村公路,走了一段,公路被几堆黄土和巨石拦住,旁边立了一块牌子:防病毒是防敌,外人千万莫进去,如有违者闯进来,立马将你关进去。

    他们无法前行,只好下了车,步行向前走。走了一段路程,前面来了三个村民,一人提着一面铜锣,一人拿着一个喇叭,一人拿着几条绳索和一根粗木棍。三个村民见有陌生人,快步走过来。

    那个提铜锣的村民,哐哐哐地敲了几声锣,喝问:“哪里人?你们是哪部分的?站住!”

    那个拿喇叭的村民也对着喇叭高声喊:“站住,别动!你们是干什么的?”

    刘兴发对他们说:“你们是干什么的?”

    哐哐哐!铜锣又敲响了,拿棍棒和绳索的人说:“你没看见我们戴的红袖章?村委会防疫联防纠察队!”他们三人如临大敌,拦住了张大为,蒋华新、刘兴发。

    张大为问:“你们敲锣、用喇叭喊话,为了防疫,这个没错,但是你们手持木棍绳索,这是什么意思?”

    敲锣的人硬了硬脖子,说:“县里镇上有话,谁不听从管教,破坏防疫,就对谁不客气。”

    张大为问:“你们是村干部?”

    敲锣的村民挺了挺腰:“俺是村里治安专员,这两兄弟是临时请来的。”

    刘兴发对他们说:“这是省纪委张大为副书记,这是省信访办蒋华新主任。我们是来巡视新冈市防疫抗疫的。”

    三个村民听了刘兴发的话,半信半疑,又仔细打量了张大为、蒋华新一阵。那个敲锣的村民似乎明白了什么,堆上笑,“张书记,蒋主任,对不起呀,冒犯了,冒犯了!我们这是执行公务,不不不,是公差,是公差。”

    张大为说:“我们进村看看。”

    敲锣人立刻摸出手机,低声说了一阵。他把省纪委巡视组来村里的事,告诉了村支书。

    村支书觉得事情重大,立刻报告了镇里。

    镇里又赶紧报告了县里。

    不一会一辆小车开过来,远远地停在路边,下来一个胖胖的人。他小跑着到了张大为一行面前,说:“哪位是张书记?我是本村的支书兼主任,石头村,嘿嘿,石头村支书曹浩。”

    张大为点点头,继续向村里走。

    曹浩小心翼翼地走在旁边,低声说:“张书记您们去村部喝杯热水,在空调房暖和暖和吧?”

    张大为走进了村。这是一条S型的村级公路,两边是村民的房子。他发现有几家的房子都被挡板封住,而且上了围栏。他从东走到西,这段S型的路两边共有六十三户,其中有十六户封了门。

    张大为问曹浩道:“这十六户人家被封了门,这是怎么回事?”

    曹浩不敢正视张大为的目光,说:“向张书记汇报,这十六户人家都是在武汉打工回家过年的,都是危险户,万一他们把病毒传染给当地,那我担不起这个责。”

    张大为问:“所以,你就把人家的门封了,是不是?”

    曹浩说:“我也是奉上级指示,上面封市土封城,我们也只有封村。”

    张大为问:“谁指示你这样做的?是镇里还是县里?”

    这时又有几个人急步走过来,其中一个高身材、背微驼的中年人走近了,哈哈腰,说:“张书记一行辛苦,我是本镇林子镇的镇长李广星,叫我小李就是。”

    张大为问:“李镇长,简要说一说你们镇的抗疫防疫情况。”

    李广星皱眉想了想,定了定神同,似乎胸有成竹地说:“报告张书记,我们镇根据上级的指示,采取了几条措施,一是村村封锁,外放输入;二是重点到户,内防扩散;三是喇叭宣传,约法三章;四是发动群众,联防联控;五是抓住典型,严格处罚;六是即时汇报,反映民意;七是严防死守,毫不松懈……”

    张大为摆摆手,说:“行了行了,你这一是二是三是,这么多的‘是’,我现在要问你几件实事。有辆大卡车的车主是你们镇的,困在路口十多天,你们不准他回家,其理由是他在武汉送货,车牌是武汉的,人家东躲西藏,把个好人整得似鬼一样,这是怎么回事?那个车主白天躲在坟地,听一个偏远户传来小孩的凄凉的呼喊声,这是怎么回事?你们封了这么多户人家的门,这又是怎么回事?你们用石头和土堆堵住路口,车子进不来出不去,正常的救急与运输都人为阻断,这又是怎么回事?”

    李广星听了张大为的话,心里又慌又怕,脸色极不自然,他低头不语,沉默了一阵,无奈地说:“张书记,我们也是按照上级的指示办。”

    张大为有些恼了,大声说:“扯淡!这是瞎指挥!”

    这时,又来了一辆小车,车上下来几个人,快步走过来。一个微胖的中年男子哈哈腰,紧张而带几分警惕地看着张大为一行,说:“张书记,我叫伍业华,是县长。”

    张大为看了看伍业华,说:“伍县长你来得正好,我认为你们县这个镇这个村,对上级的抗疫防疫指示的理解有偏差。一封了之,一堵了之,上面封城,你们封镇、封村,甚至封门。高速设卡,你们堵路。上面排查病人,你们严防死守武汉人。这完全是乱了章法,是典型的怠政、懒政,是乱作为!”

    伍业华心跳加速,一时无语,脸色灰暗。面对张大为的批评,他连连点头,表示接受,但他心想:我不封怎么办?新冈市封了,武汉市封了,我周边的外省都封了,我不封,我这块地盘出了事谁负责?我是县长,出了事我跑不了,我得下课下岗,说不定还落个处分啥的。

    张大为问:“就我看到的被封门的十六户人家,有几家是疑似病人?有几家是确诊户?你们上门登记过、测量过、记载过体征吗?没有确切事实不准随便封门!据我所知你们林子镇是生猪养殖大镇,你把路封了,人家饲料运不进来,如果有急救之事,村民要出村,怎么办?一个村一个镇一个县,我们不能因防疫抗疫,人为地变成一个个孤岛。

    这时,一户人家传来打闹声他们走过去。原来村联防队接到举报,说这户人家几个人在打麻将,联防人员闯进家中,手持铁锤、木棍,噼哩哗啦一顿乱砸,把麻将桌砸了个稀烂,居然要这户人家的儿子头顶麻将桌去游村。小伙子与联防人员发生冲突。那户人家的女人大骂:“你们个**养的,私闯民宅,老子犯了哪条王法?自家人打麻将传染病毒?你们一家人一起吃饭是不是传染病毒,信你妈的邪!”

    张大为得知情况后,严肃地对伍业华说:“一天之内,你必须将这事处理好,并向无辜老百姓致歉!我们防疫抗疫,要科学施策,精准防控,不能乱来,更不能违法,防疫抗疫中的官僚主义、本位主义、形式主义,少数地方少数人的违法妄为,这实际上是另一种病毒!”

http://www.cat-king.com.cn/17_17465/798303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cat-king.com.cn
言情小说吧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cat-king.com.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