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吧 > 科幻小说 > 庚子疫 > 第二十八章 冰火
    第二十八章 冰火

    题记:天如春梦几多味  去是朝云无觅处

    张大为的到来,惊动了不少村民。一些村民远远地看着,胆子大的喊到:“封路封村封门,我们怎么活嘛!”““”猪饲料、鱼饲料、鸡饲料运不进来,他们不管。我的猪场一天要几吨饲料,已经断货了,猪仔饿得嗷嗷叫!”“人们七嘴八舌,怨气很大。这时,一位老者慢悠悠地走过来,他穿着一件旧军大衣,胡须花白,目光沉静,神色茫然,拉长了声音喊道:“母别子啊——子别母啊——白日天光哭声苦啊——”他反复喊着这么几句话,引起了张大为的注意。

    张大为听清楚了,这个老人喊的是唐朝诗人白居易的《母别子》诗。

    张大为应和老者道:“关西骠骑大将军,去年破虏新策勋。”

    老者睁大眼,凝视张大为一会儿,点点头,心想:没想到省里的这名大官还懂唐诗!我服了,服了!

    张大为应和的两句诗是《母子别》中的两句。他懂唐诗宋词,也读了好几遍唐诗三百首、宋词三百首和元曲三百首。他是98年恢复高考之后考上师范,当了几年中学老师,后来因为是县里的五大笔杆子之一,转行调到县里做了公务员。

    张大为问老者:“老乡,你有何事?为何高声吟白居易的《母子别》?”

    老者是一名退休教师,今年快八十了,听说省里大领导到了村里,抖着胆子前来,他想报告一件事,但又不好直说,于是就用白居易的《母子别》来试探。他想,如果这官员真有水平,真是为老百姓说话办事的,他一定会听懂《母子别》的含义,他会问个究竟,否则,也是个混点摆样子的官。他没想到张大为不仅听懂了《母子别》,还吟出了紧接的下两句,心里格登一下,想,张书记厉害,是个明白人,不是个糊涂官。

    于是,他向张大为说:“张书记,村西头那边坟地不远处,有一户贫穷人家,前两天男的女的被县里的救护车拉走了,说是病毒肺炎,可是七天了没见他家的残疾儿子,这孩子有脑瘫症,才十二岁。

    张大为猛然想起那个卡车司机的话。卡车司机在坟地躲藏时,也隐约听到了一个孩子的呼喊声。张大为对伍业华县长说:”现在县、镇、村三级负责人都在,我们去村西边那户人家看看吧。”

    他们来到了村西那户人家。三间平房,很破旧,是村里的贫困。村支书曹浩说:“这户人家是我们村的重点贫困户,我们年前还专门送了米、油、肉来了。”

    张大为问:“男主人女主人都确诊了吗?”

    村支书曹浩看看镇长李广居,李广居看看县长伍业华,伍业华忙打开手机问县卫计委的人。县卫计委的人说,县里目前试剂盒特别紧张,要等市里送检测试剂。

    伍业华又打电话问新冈市卫计委的人,得到的回答是,省里给我们的试剂盒不多,现在无法满足所有病人确诊要求。

    张大为对伍业华说:“伍县长,你跟新冈市卫计委主任说,无论如何要想办法确诊这家贫困户的两个人,我们不能让他们因贫因病使其更贫、更病、更苦!”

    伍业华忙点头,走到一边去打电话。

    这时,进到这户人家里去的村支书曹浩慌忙跑过来,脸色苍白,目光中充满了惊悚与慌乱。他对张大为说:“屋漏又逢连阴雨,出事了!”

    张大为问:“啥事?”

    曹浩紧张地说:“这户人家的孩子------!”

    一行人迅速进到屋里,眼前的情景令人心寒。屋子内凌乱不堪,脑瘫的孩子倒在厨房内,一只手抓着没啃完的红薯,身子蜷成一团,已经僵硬。

    张大为的心十分沉重。

    张大为紧皱眉头,神情严肃,这时他想训斥村支书曹浩,他想斥责镇长李广居,他想骂县长伍业华,他甚至想掴他们几耳光。然而这又有什么用呢?我们华而不实、报喜不报忧的作风,我们的趋利避害的市井陋习和恶俗,正在危及我们的执政理念与民心。

    他十分痛心,仰望灰暗阴沉的天空,长叹一声。此时,一声惊雷在山顶炸响,东边的高空漏出一块青白的天空来,他想起了一句农谚:正月雷打雪,二月雨不歇。他心情低沉,对县长伍业华说:”发生在眼前的这户人家的事,其根源在村、镇、县各级领导干部那里!这不是一个简单的事件,这是一起严重的有关民生的恶劣事件!”他的话掷地有声,说完大步离开。

    蒋华新、刘兴发紧跟其后,这时,那个拉长了声音吟诗的老者,又在远处高声喊唱:“兴啊!百姓苦;亡啊!百姓苦!“

    蒋华新问张大为:“张书记,怎么处置这个事?”

    张大为有力说出四个字:“严肃追责!”

    他们离开村里,来到高速路边,上了车。

    张大为说:“直接去新冈市,把车开到市卫计委。”

    新冈市地处长江之滨,东面是安徽,南面是江西,西南一角跟湖南接壤,万里长江绕着新冈市画了一道弧线,荡然向东。江水淡白,船只稀少,一层似乎散不开的浓雾笼罩在江面。新冈市的临江广场,矗立一尊高大的石塑,这是东吴孙权的雕像,高几十米。这位昔日英勇的吴国之君,长衣战袍,挥指长江,一手按剑,顶天立地,气宇轩昂。新冈市卫计委办公楼就在临江广场附近。

    张大为一行来到了办公楼前。

    新冈市卫健委主任梅芬忙迎向前,堆满了笑:“张书记,蒋主任,刘处长,哎呀,你们不打声招呼就来了,失迎!失迎!辛苦!辛苦!”她把张大为一行引进会议室。

    张大为对她说:“你先把摆在桌上的水果撤了吧!还有那两条欢迎标语也拿走。”

    张大为的这个态度,可以说给梅芬迎头一瓢冷水。张大为想,这个梅主任真会来事,我们没跟她说要来卫计委,她消息还真灵通,早就做好了迎接的准备,会议室挂上欢迎标语,桌子上摆了好多高档水果,还通知市里的新闻记者过来现场摄像。如果把这种反应敏捷的工作作风用到当前的防疫抗疫,把心思用在基层,把精力花在一线,把务实体现在防疫抗疫工作上,那该多好!

    梅主任吩咐工作人员取走了欢迎标语,搬走了水果。她说:“张书记稍后,我们赵林市长半小时赶到。”

    张大为说:“半小时后我们去清江山医院看看,这场硬仗刚刚开始。”

    梅主任一个劲点头,摊开笔记本。

    张大为问:“新冈市现在有多少新冠肺炎疑似病人?”

    梅主任迟疑一阵,说:“大概一千八百人吧。”

    张大为问:“是估计的还是逐村、逐镇、逐县统计的?”

    梅主任说:“是我们找各医院要的。”

    张大为问:“现在新冠肺炎确诊多少人?”

    梅主任左顾右盼,一时答不出来,坐在她旁边的人犹豫地说:“好像是八百八十多吧。”

    张大为问:“这数字怎么来的?”

    梅主任表情尴尬,迟疑了一阵:“我打电话问问。”她打了一阵电话,嗯嗯啊啊十几分钟。

    张大为问:“现在我需要新冈市几个确切真实的数字,一个是疑似病人多少?确诊病人多少?缺病床位多少?”他冷酸地看着梅主任等人,想:身为一个六百多万人口的地级大市的卫计委负责人,在防疫抗疫的紧要时刻,居然连几个数字都没搞清楚,这不仅仅是不落实不履职的问题,这简直就是尸位素餐!

    张大为问:“这三个数字你们清楚吗?”

    梅主任硬着头皮说:“不是很清楚。”

    张大为抬高声音问:“为什么连几个数字都不清楚?”

    梅主任说:“因为下面各县市、市里几大医院,他们也不是很清楚,所以就导致了我也不清楚。”

    张大为摇摇头,起身走了出去,他们直奔清江山方舱医院。

    夜幕降临时,他们来到了现场,这里聚集了很多人,在忙碌,在抢建。这是一家旅游宾馆,市里决定征用改造成救治新冠肺炎病人的定点医院。

    这时,新冈市市长赵林行色匆匆赶到了现场。他是张大为大学的同学,睡上下铺,平时很要好,毕业几十年彼此交往虽然不多,但相互都是为数不多的微信朋友圈的好友,有时候他们还私聊人生感悟,谈一些儿女情长、吃喝拉撒的琐事,也谈一些哲学社会学方面的问题。赵林握了握张大为的手,似乎很随和又很仗义地说:“老张,你怎么搞我的突然袭击啊!“

    夜幕很沉,很重,风乍起,雪花落下来,一朵朵,一团团,纷纷扬扬,连绵不断------

http://www.cat-king.com.cn/17_17465/798303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cat-king.com.cn
言情小说吧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cat-king.com.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