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吧 > 科幻小说 > 庚子疫 > 第三十一章 众志情
    第三十一章 众志情

    题记:试上超然台上看  半壕春水一城花

    熊君一直密切关注疫情。他办了一张志愿者通行证,在各大医院暗访,然后把暗访的有震撼作用的视频或信息发到朋友圈。他的意图只有一个,救救无辜的人们,救救不幸的家庭,救救武汉和湖北。这种个人自媒体的作用虽然有限,但在疫情的风口浪尖又极具传导性。

    这是一个深夜,他把车停在医院的附近。黑暗中,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那是在读研究生志愿者程东。

    程东扛着一个沉重的装尸袋,一路小跑。这时,程东不小心跌倒在台阶边,他艰难地爬起来,几次把装有尸体的沉重的袋子扛上肩,都没成功。

    熊君急忙下了车,迅速冲过去:“兄弟,我来合手。”

    程东消瘦了许多,头发有些蓬乱,但近视镜后面那双眼睛执着,放射出坚毅、沉稳的光芒。他认出是记者熊君,说:“熊记者,熊大哥,你别靠近,危险。”

    熊君说:“你不怕传染,我怕什么!”

    程东扛上了装尸袋,往前走。他瘦弱的背影在黑暗中似乎被压矮了许多,但他是坚定沉稳的。

    熊君说:“我看见别人是拖着装尸袋,你为啥要扛着?”

    程东说:“对死者要有爱心,有敬畏心!”

    熊君心里像被刀割了一下,想:这个小伙子,他是在以这种方式,给不幸的无辜的逝者以尊严。也许人们对自己的死已经无法讲究尊严,但对逝者的尊严之心、尊敬之心,我们应当有,这是对生命的尊重!

    熊君问:“程东,你扛装尸袋,有什么感想?”

    程东忧郁的瘦脸上,布满了哀伤的愁云,声音有些哽咽地说:“熊大哥,我不想说这些,我的虽然心都凉了,但是我不怕,我相信我们能战胜新冠病毒。”

    熊君担忧地说:“兄弟,你做这个事很危险,你一定要注意防护,你千万不能出事!”

    程东很平静,他把装尸袋放进了殡仪车,将门关好,然后双手合掌,低头默立,直到殡仪车开走。

    他看看熊君,心想,这位记者是个人物,也是值得信赖的人,不像有的记者在网上搞剪辑,用现代电脑技术,发一些大同小异的报道。人们希望听到真实的声音,批评的声音,底层的呼声。

    他说:“熊记,现在网络充满了颂歌,尤其是那些自作多情不痛不痒的诗歌,看了让人觉得好笑可怜。好笑的是,他们装腔作势,什么加油,鼓劲,什么坚持就是胜利,那些所谓的颂歌简直是扯淡!可怜的是,这些写诗的人,喊加油的人,在家里喝着咖啡饮品、吃着面包,根本不知道基层一线抗疫之痛!一些人只喜欢唱颂歌赞歌,他们对防疫抗疫现状又了解多少?有的甚至是束手无策,避之而沉默!”

    熊君说:“程东,好兄弟,你说得对!可是我们的力量太微弱了!”

    程东说:“我相信国家能战胜这突如其来的疫情。我们这个民族饱受患难,但从来没有被灾难、磨难击倒!只是我们付出的代价太沉重!”

    熊君说:“中央指导组已经来了,军队正在驰援。”

    程东说:“兵马未动,粮草先行。现在封城了,没有东西可买,商场饭店都关门。我已经连续几天没吃上大米了,天天泡方便面,你瞧,嘴唇都烂了!我听医院护士说,最大的愿望就是想睡一觉,想吃一顿大米饭!他们有时说这话,突然就在长条椅上或地上睡着了!”

    熊君问:“你需要我为你做点什么?”

    程东想了想,平静地说:“熊记,如果我在武汉倒下,请把我的骨灰洒在长江和汉江!”

    熊君这个坚强的汉子,听闻程东之言,心头一震,泪水涌出来。他抱住程东,深情地说:“兄弟,吉人天相,好人好报,头上三尺有神明,你无恙,我心安。”

    他想,一个外地的青年,在陌生的武汉,从大年三十逆行,在抚民医院当扛尸工,他太普通,普通得默然无闻,用自己瘦弱之躯撑起一片天,然而他又是那样的伟大,这种伟大其实就是善行义举的普通。

    熊君把程东做扛尸工志愿者的事,发到了网上,引起了极大震动。佳和小区我帮忙志愿者罗武给熊君来电,说要帮助程东,给他送餐。

    罗武见到程东时,他正在医院走廊的一角打扫卫生。罗武把一份热乎乎的盒饭,送给程东:“兄弟,你受苦了,这是我们志愿队的一份心意。以后每天我给你送!”

    程东感激地接过盒饭,说:“罗哥,现在抚民医院的医务人员比我还难,他们每天上下班步行回家,有的怕回家传染家人,就住仓库或诊室里,他们每天吃饭成了最大的问题。现在外援的医务人员陆续到了,昨天来的一支外省救援队就餐还成问题,到处买泡面!你能不能想办法解决医务人员的吃饭、出行以及一些急需的日用品,帮他们比帮我作用更大,帮他们就是帮武汉,帮整个国家。”

    罗武点点头,说:“你这么一提醒我,我的疙瘩解开了,我立刻就回佳和小区,与志愿者们商议,齐心协力一起做更多的事。”

    程东忧郁地望着罗武,说:“这样的时刻给一线防疫抗疫人员送一份盒饭,比会议和指示都更有意义和作用!”

    罗武点点头,说:“是啊,上级的后勤保障,不能缺位!”

    罗武说完,迅即离开,来到万家社区,找到了方佳。

    方佳正在为社区一万多人的后勤保障伤透脑筋。统计上来的清单,食品、药物、日常用品等等,只能买回一部分,还有一半无法买到。她急,居民也急。有些居民急得在网上大骂街道和社区,一时间“汉骂”甚传。有的见自己的需求得不到满足,下楼闯卡,自行外出抢购,一些卖场排起了长龙,卖场又没有测温防护设施,门口值守人员将未戴口罩的人拦在外面,每天都会发生一些冲突。

    临江区景和街,紧急关停擅自营业或自行营业的餐馆、小卖店,以防疫情扩散。但是关掉了这些门店,老百姓的油、盐、酱、醋甚至卷纸、女人用的卫生巾之类,怎么解决?居民只有找社区。社区无法满足,只有受气挨骂!上面压,下面骂,这种工作真不是滋味!坚强干练的她,也有些气馁!

    罗武说:“方书记,你莫急,社区的压力就是我们志愿队的压力!你莫怕,我有办法。”

    方佳望着这个年纪四十出头的光头男子汉,急切地问:“罗师傅,你有么法子,快说,我们商议。”

    罗武说:“我来组织爱心接力车队,解决我们附近抚民医院几百名医务人员上下班出行难的问题,另外我已经联系了有关单位,近期在我们辖区的医院投放两千辆共享单车,今天晚上全部到位,近的医务人员可以骑车上下班,远的我们志愿车队接送,现在这个车队已经有一百三十多人报名参加了。”

    方佳说:“这个主意很好,其实这应当是我们有关部门做的事!”

    罗武说:“汪欣玉的快餐店太小,我们辖区内有几千名医务人员要吃要喝,每天得有一万八千份盒饭才能满足需求,这恐怕是最难的事。”

    方佳说:“是啊,上级好像还没有动作。我心急如焚!”

    罗武说:“大疫当前,我们对一线医护人员的后勤服务,不能慢,要快,慢了就可能输掉这场战斗,唯有快,跟上一线战斗节奏,对接一线紧急需求,才能争取主动!”

    方佳说:“罗师傅,我支持你,你先去张罗,有啥困难,随时联系我。”

    罗武、雷森等快速离开。

    夜幕降临,亿万人在网上自发吊唁“吹哨人”甘子同的活动,将在八点钟举行。这个活动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人们在自家的阳台上打开手机手电筒,作为电子蜡烛,以示祭奠。第二阶段,唱《国歌》和《我和我的祖国》。这种自发的心灵的契约,是一种英雄精神的体现。

    此时此刻,武汉的大街小巷,七千多个小区,数万幢楼房,阳台上手机灯光闪亮。这千万束灯光在摇动,在闪亮,远远望去,宛如九天银河的星星,又似铺天盖地的萤火。每一束光亮的背后,是一双焦灼与期待的深情的目光,是一颗沧桑不安、憔悴忧伤但又充满希望的心灵。城市的灯光与这数万幢楼房阳台的手机光亮相映相融,汇成一片灯海。

    这时,歌声响起,“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每个人被迫发出最后的吼声。起来!起来!起来!我们万众一心,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前进!前进!进!”

    歌声、灯光、心跳,汇成一股强大的浪潮,在长江、汉江,在武汉三镇,在荆楚大地奔涌冲撞。“我和我的祖国一刻也不能分割,无论我走到哪里都流出一首赞歌,我歌唱每一座高山,我歌唱每一条河,袅袅炊烟,小小村落……你用你那母亲的脉搏和我诉说,我的祖国和我像海和浪花一朵,浪是海的赤子,海是那浪的依托,每当大海在微笑,我就是笑的旋涡,我分担着海的忧愁,分享海的欢乐…永远给我碧浪清波,永远给我心中的歌。”无边的巨大的歌海声浪,在整个武汉上空、在荆楚华夏大地回响。

    此时此刻方佳、安道吉、王博等也在听,也在唱。他们的心跳与歌声一起起伏,同时充满了一种无比崇高的神圣。

http://www.cat-king.com.cn/17_17465/798304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cat-king.com.cn
言情小说吧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cat-king.com.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