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吧 > 科幻小说 > 庚子疫 > 第三十三章 多想活着
    第三十三章 多想活着

    题记: 黄莺久泣浑相识  欲别频啼四五声

    武汉这座一千多万人口的大城市,在中国除了大上海冠以“大”字外,只有大武汉了。改革开放几十年的迅猛发展,它已经是中国准一线城市。然而就在庚子年初的一夜之间,这座超大城市,封城之后,车流、人群突然消失,成了一幅冰冷的版画!

    夜晚,寒月当空,冷风呼啸。

    祝义独自立在窗前,眺望城市之夜。武汉依然是灯火璀璨,霓虹闪灼,两江四岸各大建筑物上,不断跳出“中国必胜、武汉加油”的巨大电子光屏。长江一桥,二桥,天兴洲大桥,鹦鹉洲大桥、二七长江大桥、杨泗港长江大桥、汉江一桥、长江二桥、月湖桥等,电子霓虹灯光不断变幻出巨大的字样,“武汉必胜,武汉加油!”

    尽管封城多天之后的空寂和恐怖笼罩在这座城市的上空和人们的心头,无形的病毒妖魔正肆虐狂舞,但是,它并不是历史上的亚姆之镇,武汉是一座英雄的城市,武汉人民、湖北人民是英雄的人民。

    在抗战中,闻名中外的大武汉保卫战,载入史册;首义革命第一声枪响,彪炳千秋;98年大洪水,三十万官兵拼命保卫荆楚大地和武汉城市的安全!在烽火岁月,人在阵地在;在抗疫关头,人在武汉在。

    祝义触景生情,一种苍凉和悲壮感油然而生!他感到自己就是一个阵地上的战士,在死守,在拼命,在尽自己的全身之力!

    祝义在焦急地等待解放军一支医疗救援队的到来。抚民医院他负责的呼吸科住院部,现在情况十分危急。ICU病房六名医护人员倒下,本来只能住三十多人的重症病房,现在塞进去六十多人。目前只有他,孙爱兵、吴爱春、刘欣欣、小芳、吕姐等人在坚守阵地!

    小芳急忙走过来说:“祝主任,29床病人不行了。”她脸上挂满了泪水。小芳继续说:“这个患者,我守护他一天一夜,一小碗稀饭和半个馒头,喂了他快两个小时也没吃完,吃一口东西就要马上接上呼吸机,这,这如何是好啊!呜……”

    祝义内心也很痛苦和焦急,但仍然平静地说:“小芳,你辛苦了,这段时间你一直在重症病房,在倒下六名医务人员之后,你没有后退半步,幸亏有你呀!”

    他们来到了重症室,29床病人已经停止了呼吸,小芳忍不住哭出声来“叔叔!”

    重症室的病人听到小芳的哭声,心情又蒙上了一层阴影。他们有的扯掉了氧疗面罩,有的摔手机,有的掀掉床头的物品,还有的拒绝服药或吃东西。

    小芳很快忍住了哭声,她知道自己的情绪直接关系到治疗的效果和病房的气氛。作为护士,给患者的应当是阴云密布下的霞光,是凄风苦雨中的温暖,是黑色乌云中的火把,是濒临死亡时的希望,是重获生命的信心。

    她默默地用床单包裹好死者的尸体,又特意找来一床干净的床单将死者的遗体盖上,缓慢地将遗体推出病房。

    她的双腿如陷入泥潭之中,迈不动步子,她的整个身心如置冰窟,血液似乎停止了流动。她想给逝者哼一首什么曲子,但一时又没有想起哼一首什么曲子好。她想,也许步入天堂的人,灵魂需要一种什么曲子来安慰。

    她记得五天前,这个去世的水电工,来医院之前还爬上五十米高的高压电线铁塔检修输电线路,在铁塔上一呆就是两、三个小时。他还说雷神山医院工地的排水管接错了地方,他跳到积水中,连续几个小时把下水管接好。他笑着对小芳说,自己的女儿跟小芳年岁相仿,正在读硕士,是学校团委的学生干部。他说起这些时,表现出了一种超脱的信心。

    可是五天之后,这位叔叔,笑着来到医院,竟然永远地闭眼睛离开医院!

    小芳亲眼看到了叔叔和他女儿视频。女儿一直鼓励着他,“爸爸、你是好样的,你是坚强的男神,我和妈妈时刻等你平安归来!”然而这种美好的愿望却成了无尽的挽歌。

    小芳和刘欣欣推着死者的遗体,缓缓地出了病房。医院的走廊里放满了很多柜子,还有一些治疗设施和留观的临时病床。她们十分小心地推着逝者,怀着一种至真至善的虔诚,小心翼翼不让死者碰到任何物件,让逝者的灵魂不再受到惊吓!

    她们一边推着遗体的病床,一边轻轻地说:“叔叔,请一路走好!”声音十分低沉微弱。这是护士们特有的与逝者告别的仪式。

    逝者没有一个亲友家属前来,他们也不能来,只有白衣天使简单而安静的送别!这样的送别,对于她们来说,已经有好多次了!而每一次都在她们的心灵划上一道深深的伤痕!从医院重症病房到一个特定的出口,走廊只有六十米,如果是在平时,小芳只要十几秒钟就可以走完。可是现在她却感到十分漫长!

    小芳对刘欣欣说:“欣姐,慢点,再慢点,让我们的送别和陪伴的时间长一些。”

    刘欣欣眼里噙满泪花,低声哼着一首俄罗斯歌曲《多想活着》,声音就如寂静夜空那一丝一缕的轻风,又宛如飞舞的树叶与雪花的声响。

    “你知道吗,多想活着,去观赏火红日出,活着,正是为了去爱,与你相伴的所有人。你知道吗,多想活着,黎明时分,与你一同醒来,调煮咖啡,世人尚在甜睡。你知道吗,多想活着,不必通过报纸宣扬,毫无保留,坦诚分享,活着是为了让孩子永不忘。你知道吗,多想活着。在你牺牲的瞬间,站起来向大家宣告,等会回来,即使倒下。你知道吗,多想活着,在那致死的一分钟,忘掉所有不快,宽恕所有人,宽恕就是教赎。你知道吗,多想活着。化作冬室里沉睡的樱桃仙子,为了春天开花,长成新生大树。------”

    刘欣欣这样的低吟,似乎是让逝者安息,让逝去的那颗委屈与受伤的心灵得到一丝的抚慰。

    这时,吴爱春走过来,缓缓地跟在她们身后。吴爱春递给刘欣欣一张纸巾。

    刘欣欣悲情地说:“谢谢,不用,我的眼泪,我平生的眼泪都流走了,流干了!”

    这段五十多米的走廊,他们走了十分钟!

    程东在走廊的尽头等着。他拿着一个装尸袋,细心地把死者装好,拉好链条,粘上医生出具的死亡证明,上面有姓名、身份证号和籍贯等。

    程东向死者鞠躬,默立几十秒钟,然后轻轻地把死者扛上肩。这个志愿者每送一名死者去太平间或殡仪车,都十分细心、小心,而且以他自己特有的方式向逝者告别。他认为这是对死者的尊重,尽管他们死于新冠病毒,但这种无辜之死应得到应有的尊严。死的尊严往往比生的尊严更重要。因为这是一种生死告别,是天地间独一无二的大事!

    小芳回到重症室,她负责的有五个病人。这五个病人病情都很重,已经不能下床大小便,小芳给它们接尿端屎,给他们上成人纸尿布,给他们擦洗下身。

    这些男患者开始不让小芳做这些。他们认为小芳是个二十四岁的大姑娘,一个没有恋爱的女孩子,让她做这些多难为情!

    病情较重的病人,自己不能吃饭,要靠喂,如果喂饭,就要取下吸氧面罩,取下面罩,病人的氧饱和数据就急速下降,仪表盘上就出现滴滴的报警声。为了救活病人,小芳给病人喂一口饭,然后又快速地安上吸氧面罩。

    小芳和护士们就是这样坚持,维系着每一个病人。正当她在给二十床的病人喂饭时,旁边十九床的老先生突然走了!她只得急忙去叫刘欣欣帮忙处理死去的病人!当他们刚刚处理完老先生的遗体,二十二床的病人也没有了生命体征!这些病者的离世,尽管是意料之外又是意料之中的事,但小芳却十分悲痛!死亡的悲剧每天在她眼前发生,她的身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

    离世的病人刚出去,病床很快会有人住进来。小芳负责的五个病床,三个病人去世,另外三个病人又住了进来,其中有一个小哥哥,才二十六岁,是快递员刘宇新。

    祝义告诉小芳:“刘宇新是志愿者,他和罗武、安道吉、王博等人,倡导成立的我帮忙志愿服务队,做了好多的好事。不仅如此,抚民医院的核酸检测样本,都是他们日夜不停地来回送转!”

    刘欣欣说:“小刘,你是生命快递员!”

    刘宇新矮小瘦弱,由于连续几十天奔波不停没有休息,疲惫不堪。他不仅为佳和小区居民转送物资,还承担了抚民医院核酸检测样本的送转,尽管自己感染上了新冠肺炎,但很乐观,见了祝义,快乐地一笑,说:“祝主任,没想到在这里与你见面了,难为你了!”

    祝义说:“你病情较重,为什么不早来?”

    刘宇新说:“万家社区病人多,分配的病床少,我本来可以提前几天进医院的,我先让了两波,让更需要的人先治!”

    祝义听后心生敬爱之意,竖起了大拇指:“好样的!点赞!我的好兄弟,好街坊。你既然来到了医院,我们就是一家人!”但同时他又想,刘宇新的病情已经十分严重,原因是拖延了时间,如果他早一周,也许不至于在生死一线挣扎!在如此灾难面前,在死亡的关头,有的人为了一张病床,不择手段。是啊,在此时此刻一张病床就是一个生命的希望,谁不愿意活着呢?只有那些大义的仁厚的人,才会把希望让给别人,把危险留给自己。眼前的刘宇新,一个普通的快递小哥,就是这样的人!

    刘宇新进院后五个小时,便不能下床去卫生间,也不能吃喝。这个年轻好胜的快递小哥想,这是我吗?这是被街坊们点赞的万家社区第一骑的我吗?我曾经骑着心爱的电动车,在大街小巷飞驰,每条巷子、每条街道、每个小区、每栋楼房、每个居民,我都十分熟悉。我如一匹轻盈的快驹,穿梭在大街小巷或车流人海; 我如一支灵巧的飞鸟,飞翔在楼宇门栋和快递柜之间。我有力气,我年轻,我自信,我不怕风雨,不怕鬼神,不怕苦累,然而怎么突然之间,我成了这样一个无用的人?我不相信自己是这样的人!可恶的病毒,你是击不倒我刘骑士的!

    然而自我的意念与病魔的攻击,往往是不对等的,有时甚至是身不由己!真所谓有心抗病魔,却无力以回天!

    刘宇新不能生活自理,屎尿在床靠小芳处理。开始他坚决不肯,他觉得不好意思,一个男子汉,一个帅哥,怎么好让一个大姑娘给自己弄这些咧!

    在刘欣欣的劝说之下,他只好服从。但是,他却坚持自己吃饭喝水。他乐观地说:“没想到在医院还真不错,不用自己掏一分钱,国家包干,还有几个白大褂围着自己,端屎端尿,一边吸氧,一边还有美丽的护士小妹给我喂饭!”

    小芳下班时,用特制的小卡片与刘宇新道别。她为了方便与病人交流,特意制作了图文卡片,卡片上有“按时吃饭”“你需要大小便吗?”“加油,你很快会好起来!”“现在要睡觉了”等内容。小芳握着拳头向刘宇新示意挺住,加油。

    刘宇新对小芳说:“我在和父母视频,他们听到我住院了,急得哭了几天。我年轻,我能挺住。”他疲惫的脸颊布满了自信。

    可是,第二天早上小芳接班,刘欣欣告诉她说:“那个快递小哥小刘,昨晚走了!”

    小芳“啊”地一声,差点昏倒!她说:“他这么年轻!他这么乐观!我昨天下班时,他还在与他父母视频……”

http://www.cat-king.com.cn/17_17465/798304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cat-king.com.cn
言情小说吧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cat-king.com.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