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吧 > 科幻小说 > 庚子疫 > 第三十四章 悲与喜
    第三十四章 悲与喜

    题记:风吹古木晴天雨  月照平沙夏夜霜

    张大为、蒋华新、刘兴发一行,决定用三天时间,对三个省直管市进行闪电式明察暗访,充分了解全省的疫情及防疫抗疫情况,为决策层提供更准确的调研信息。

    他们首先来到了X市的一个镇。这是人口超十万的全省第一大镇。镇**的值班人员告诉张大为,书记在各村组织排查,镇长在抢建临时医院。

    他们经过一个村,前往抢建中的镇**临时医院。

    这时迎面开来了一辆三轮车。三轮车上的高音喇叭正在播放防疫抗疫的宣传内容。

    喇叭的声音很高,很大。“钟南山院士叫我们窝在家不要动,可是还有人像跳蚤往外蹦。你晓不晓得,新冠肺炎正在往你身上拱。你一旦染上,你和全家就有可能把命送。到时候哭爹喊娘也没用。老的哭、小的嚎、亲戚朋友不敢来,腿胯吓得直打跳。你死掉,只有向阎王把命交。你死了不要紧,而且死得像个苕。乡亲们,活着什么都好说,现在手头都有几个银两,可以天天炒几个好菜把酒喝。有时候,还可以打哈麻将赌哈博,三不只(俗语,有时候)你还可以到城里洗哈脚,日子过得像糖果果,你是想死还是想活?”三轮车上的大喇叭声,一阵阵声浪撞击着村民每家每户和每个人。尽管内容和方言让老百姓都知道是咋回事,但每天三轮车不停地在村里跑,大喇叭不停地播,虽然似乎还很押韵,听起来顺耳,但也让人心烦,同时也增加了一些恐怖压抑的氛围。

    张大为一行向村委会走去,村里挂着一些防疫条幅,五花八门,千奇百怪。“你想继续吃低保,你就不要到处跑。”“防火防盗防病毒,见了武汉人要盯住!”“要想平安生活好,你就在家困大觉!”“举报新冠肺炎有奖。”“若是谁家不听话,联防队给他几嘴巴”这些横幅在村里各处,十分醒目。

    张大为想,群防群控,联防联控,打好防疫抗疫的人民战争,十分必要,而且重要。但三轮车喇叭也好,村村响广播也好,到处封路拉标语也好,联防队巡逻防止外乡人也好,这些都是形式,是表面的。这些形式过头了,超过了某个度,就会起到负面作用。风声鹤唳,制造恐怖,气氛沉闷,人心无所适从。

    这时,有村民在自家门前见到张大为、蒋华新、刘兴发一行,看模样他们是上面来的干部,便冲着他们喊话。“村东头刘老汉昨天打了好多个喷嚏!”“村西头王麻子老是咳嗽,还吐痰!”“大树边那户人家停了三辆武汉牌照的车。”“驼背老黄还准备办喜酒迁新居。”“老李家死人了,在家里敲敲打打请道士和尚,他儿子就是武汉的。”“谢家女儿昨天被救护车拉走了,为啥不把他家的门封起来嘛!”“鱼塘里有人吐痰,传染了我家的鱼!”“我家老人得了癌症,进不了医院怎么办啊!”“村干部联防队都有口罩,我们老百姓去哪弄?”“李疯子往村主任家跑去了,手里还拿把菜刀!”等等。

    张大为一路走,一路听,他对最后的一句喊话起了警觉。他站住,走近一户人家,问:“你刚才喊话,李疯子提了菜刀向村主任家跑去了?”

    村民紧张慌忙地点点头,指指了远处。

    张大为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村民叹了一声,说:“官家,我们老百姓被关在家里好多天了,村里联防队见谁家开门出去,就上门执法,凡是武汉打工回家的一律严加看管。李疯子在武汉当搬运工,回家过年被关了十几天,真的像成了神经病,扬言要砍掉村主任。俩(您)快克(去),说不定要出人命的!后半夜听到有野狗在哭叫,声音拉得好长,一大早乌鸦又在叫,知道不好。”

    张大为一行快速来到了村委会,一个守门的老头告诉他们:“都去村主任家了。村主任出事了,李疯子砍人了。”

    这时,一辆警车飞快驶进村来,过了一会又飞快驶离。李疯子向村主任行凶。村主任成了重伤,李疯子被警察抓走。这事很快传开,成了X市的头条新闻。

    张大为见到了村支书,问:“村里有多少疑似病人?”

    村支书摸摸头,想了想,说:“打喷嚏咳嗽的人算的话,那有大几十上百个吧,发热的人不清楚有多少,怀疑对象有六十九人。”

    张大为问:“怀疑对象是指什么人?”

    村支书理直气壮似乎很有底气地说:“武汉回来的打工的,在武汉读书的、当干部的、吃事业编的,名单都统计上来了。”他说着掏出几张纸来,上面写着这些人的姓名,地址,电话号码,身份信息等。

    张大为说:“你把防疫搞成了防备武汉人,把抗疫搞成了管控武汉人,这是欠妥的!”

    村支书笑了笑,似乎很难为情地说:“这是上面的要求。”

    张大为想,一个村的书记,在目前的形势下,恐怕也只能做到这样了。村里没有医疗资源,村里连医务室都没有,小街上有个体医生,都是所谓宣称可以治疗不孕症或其他疑难杂症的人。这时一辆救护车开过来,村支书忙去给救护车带路,把被砍伤的村主任送往镇医院。

    张大为一行来到了镇里临时医院工地,一百多人在工地上忙碌。这是一幢即将交付的商品房,镇临时征用,改造成临时医院。

    在工地的西南角,有一个黄土坡,他发现那里有一个男人,面朝南方,长跪不起,额头触地。张大为让刘兴发过去看看。不一会,刘兴发带着那个跪地的人走过来,说:“张书记,这是镇长。”

    张大为问:“你跪在那做啥呢?”张大为发现镇长的眼睛红肿,刚哭过。

    镇长犹豫了一阵,说:“我父亲走了,我也不能给他送葬,就朝老家的方向磕了个头,请他老人家原谅吧。”

    张大为、蒋新华、刘兴发沉默一阵。张大为问:“你父亲是什么病?”

    镇长说:“是突发脑梗。”

    张大为握住镇长的手,动情地说:“你辛苦了,应当回家去看看,料理一下老人的后事。”

    镇长说:“我现在一刻也不能离开工地,县里下了命令,必须在三天之内完工。我们日夜不停,应当没问题。父亲的丧事,让家里人从简办理。”

    张大为深情地看着眼前这位基层干部。这是一个圆脸宽额平头的男子汉,面相憨厚朴实,皮肤黝黑,头发白了很多。我们的国家有好多这样的基层干部,在关键时刻,在国难当头,在忠孝难以两全之时,他们选择了忠,其实这样的忠就是最大的孝!

    张大为问:“你今年多大了?”

    镇长答:“虚数四十。”

    张大为想,才四十岁,头发就白了这么多,看上去像个五十多岁的人。基层工作的辛苦与艰难,在他的身上,凝聚了与实际年龄差距很大的苍老沧桑,当然更多的是成熟与刚毅。

    张大为问:“这个镇人口超十万,面积五十多平方公里,相当于一个小县,这次防疫抗疫任务相当相当繁重。你们抓紧建临时医院,是正确的!现在全镇排查工作结束了吗?”

    镇长答:“书记正在各村摸排核实,据初步统计,全镇十万三千人已经核实近十万人。我们的办法是入村到户测温登记,不漏一户,不掉一人。现在有疑似病人三百六十七人。”

    张大为问:“确诊了多少?”

    镇长答:“目前无法确诊,我们在等县里检测,县里在等市里检测。昨天我再三打听,听说市里也在等省里检测,县里检测试剂十分紧张,听说医务人员少,也不够一线防疫抗疫。我们只能先让疑似病人在家隔离。然后集中到镇里,统一确诊,统一治疗,统一服务,统一管理。”

    张大为点点头。他说:“镇长同志,你自己要注意休息!”

    他们来到了县里,县里的书记感染上了新冠肺炎,已经不在县里,去市里隔离治疗。县委、**一些工作人员,因为是县委书记的密接人员,都在县宾馆隔离观察。气氛相当紧张,谣传也很多。

    县委书记是怎么感染的?经过走访,核实,张大为明白了事情的真相。春节前,县委书记去省城走访,见到了胡洁明,并与胡洁明在一起聚餐。胡洁明感染了新冠肺炎,现在全家都在隔离。

    张大为皱眉思索,这个胡洁明,得了新冠肺炎值得同情,可是他在疫情如此严重的情形下,搞特殊,要单人病房。不仅如此,他在住院期间还偷跑回家,在小区溜达,继而提出要求,全家人要住同一病区。胡洁明是怎么感染新冠肺炎的?张大为让刘兴发打电话核实情况。

    刘兴发打了一阵电话,向张大为汇报说:“张书记,据说胡洁明是在年前慰问扶贫点时感染了新冠病毒。”

    张大为气愤地说:“扯淡!自己得了新冠肺炎也往扶贫济困这个大帽子上靠!”

    蒋华新面有怒色。他平时很少生气,总给人儒雅文明老好人印象,但这时他大声说:“胡洁明,怎么这样不要脸?人不要脸,啥话也说得出,啥事也做得出,这,这,这,哪像正厅级别的干部!”

    张大为说:“他说自己去扶贫感染了新冠肺炎,是找借口,找台阶,仿佛自己一下成了无辜的英雄,是因公而且是因扶贫的大事而感染新冠病毒,多么了不起,真可笑!”

    蒋华新说:“多么丑陋!真没想到他是这样的人!”

    张大为说:“胡洁明的事,我们纪委巡视组专门向省委汇报。这次防疫抗疫,我们面临的是大考,我们绝不能让那些不及格和弄虚作假的人逃过处分!新冠肺炎疫情,绝不能成为腐败的避难所和遮羞布!”

    他们离开X市向M市进发。这时,张大为接到了女儿张倩的电话。

    张倩这段时间早出晚归,爱心车队志愿者,忙得团团转。张倩声音有些亢奋,说:“爸,有个高兴事儿想告诉你。”

    张大为听出女儿很高兴,心里也轻松了一些,问:“倩倩,有啥喜事,快跟爸爸唠叨唠叨。”

    张倩调皮地说:“请张书记先猜猜,猜中了我给你发一个红包,要是猜不中,你给我发红包。说好了,开始猜,时间不多,十分钟。”

    张大为的心情就如眼前的天气,景和春明,蓝天微风,白云朵朵,阳光温暖。他喜欢女儿开朗、乐观、调皮的性格。女儿差不多成了他心灵的鸡汤,再有烦心事,天大的事儿,只要女儿一出现,准把他逗乐,让他烦恼尽消,郁闷尽除。张大为说:“这丫头,爸猜不出。”

    张倩说:“哈哈,我就知道你猜不出,红包拿来,给你喜讯。”

    张大为给女儿发了一个微信红包。

    张倩说:“张书记,微信红包收到,请看喜讯。”

    她给张大为发来一个视频。视频中,火神山医院正式交付使用,在签字仪式的后排,站着几队军人,其中一个军人,张倩用红圈标注出来。

    张大为仔细瞧这个军人,他三十多岁,身材高大挺拔,五官端正,相貌英俊,一身迷彩服,合身得体!他猜想,这个军人可能是女儿的男朋友。但是张大为还是明知故问:“倩倩,这位是谁?”

    张倩有些得意:“你猜他是谁呀?他叫齐力,你的未来女婿!”

    张大为听后十分畅快,说:“倩倩,代我问他好!”

    这时,张大为的妻子祝静打来电话,声音有些急促地说:“老张,情况不好,祝义,他倒下了。”妻子的话音中带着哭声。

    张大为心情倏地收紧,说:“晚上我回省城,先去抚民医院!”

http://www.cat-king.com.cn/17_17465/798304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cat-king.com.cn
言情小说吧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cat-king.com.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