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吧 > 科幻小说 > 庚子疫 > 第三十五章 凤凰涅槃
    第三十五章 凤凰涅槃

    题记:日落汀洲一望时  柔情不断是春水

    傍晚时分,夕阳如血,然而天际却滚动着乌云,原野的油菜花桃花开了,远远望去,铺天盖地,传递着春天的气息。

    张大为一行来到了D市。D市是荆楚文化名城。历史上楚国的披荆斩棘、筚路蓝缕、一飞冲天的传统,浸润着长江中下游这片宽阔肥沃的大地。三国争雄,闻名天下,一草一木,城池楼宇,都蕴涵着无尽的往事与烽烟。

    张大为没有按照D市的安排去听汇报,也没有去临时医院视察调研,而是直接来到D市商务局。张大为、蒋华新、刘兴发突然而至,让D市商务局有些慌乱无措。

    张大为问商务局长:“现在D市封城已多天了,全市的农贸市场未开市,超市一天也只是几个小时营业,而且物资严重不够,你们如何保证全市八十万市民的生活物资供应?”

    商务局长答不上来,迟疑了一会,说:“报告张书记,我们正在积极想办法,现在主要问题是当地农产品上不来。”

    张大为问:“为什么上不来?”

    商务局长答:“村镇都封了,不让村民出门,更不能让村民下田,城郊几个种菜大户的蔬菜,在地里都老了,烂了,有的开了花,外地赠送的蔬菜没这么多,也跟不上需求。”

    张大为问:“你作为商务局长,你打算怎么解决?”

    商务局长有些紧张,又很无奈,说:“疫情压倒一切,防疫高于一切,如果城郊村镇放开让农民下地摘菜上市,出了事,我承担不起啊!”

    张大为说:“民以食为天,任何事情都要实事求是,防疫抗疫也是这样。防疫是大事,民生是根本,领导是关键,不然,你这个商务局长作用在哪?”

    商务局长点点头,可是内心却想:上级有关领导要求村村封,镇镇封,城里所有外出通道全部设卡,我有啥办法?各人生死各人担,各家吃饭各负其责。

    这时,几个农民来到了商务局。他们是来办进城证明的,他们的电子商务订单太多,可是自家地里的菜进不了城,入不了户,十分着急。没想到正好遇见了省委巡视组张大为一行。

    农民说:“市里每天有五六万个订单,我们进不来。”

    张大为说:“现在要想办法立即解决种菜大户农民进城、入户送菜到户的事,只有安定了民心,我们的防疫抗疫才能真正得到人们的支持。

    商务局长挺了挺胸,立即表示:“我立刻请求市里征用专用车辆,与种菜大户对接,把每天五六万个订单送到市民家里!”

    张大为一行离开D市,天已经黑了。D市的灯光稀稀疏疏,黑暗、寒冷、疫情、人们的焦虑不安或者说恐惧害怕,一天天在剧增。

    张大为特地给D市的负责人打了个电话,说:“D市的城市公用灯光应当全部亮起来,不能没有灯光,灯火可以增添城市的生机与活力,让人们感到温暖与希望。”

    过了十分钟,D市所有的公用灯光全部亮起来,人们推窗观望,欣喜、好奇、乐观,他们认为大疫当前,D市的灯光如此明亮好看,心情好了许多。

    张大为来到抚民医院,在住院大楼呼吸科门外,他见到了妻子祝静。

    祝静焦急地在门外徘徊,见了张大为,急步走过来,话没出口,眼泪涌出来。

    祝义确诊为新冠肺炎,他看了自己的检测结果和CT报告,心情十分复杂。他预料的事情终于发生了!他十分痛苦,自己在一线救治他人,与死神争夺人命,现在自己成了救治对象,也成了病毒追逐与残害的目标。自己没能战胜新冠肺炎病毒,却被病毒击倒了!壮士出征身先死,常使英雄泪沾襟,一种前所未有的苍凉与悲壮感油然而生。

    他想到了那些遇难的病人,想到了同事甘子同等人的殉职,想到似乎越来越严重的疫情,感到从未有过的失落。

    他透过窗户,看看远方的迷蒙的夜空,眼前浮现出申敏、祝小敬的面容,他也想到了还在异乡的年迈的父母和亲人们。

    人们都在喊白衣战士加油,都在喊武汉加油。哦,我们在加油,我们已经拼命了!

    春天来了,大自然已经绽放花朵,布谷鸟在快乐地飞,这是一个多么令人期待和美好的岁月呵!然而它却成了人们恐怖与悲哀的记忆!原来,人们的美好愿景,大自然的美好存在,与现实生活的画面,有时候恰恰相反!

    祝义这么想着,他想把自己感染的事告诉妻子申敏,犹豫几次都没按下手机键。妻子在做什么呢?

    此时,申敏正在迎接解放军抽组的援助医疗队。她已经二十多天没有回家,也没能与祝义、祝小敬见面,每天晚上十点半左右,他们视频一下,互报平安。

    当她把一支军人救援队的交接手续办完之后,回到办公室,工作人员告诉她,桌上有一堆报表数据要整理,领导等着要看。

    申敏疲惫地坐下,合上眼,她觉得自己的身子正在往下轻轻坠落,如一只飘飞的蝴蝶,她落在了一棵桃花枝上,粉红的花蕊,在轻风中微微的抖动。好大一片桃花,在灿烂的彩霞下面是绿绒绒的草坪。草坪上是嬉戏的人们,祝小敬在放风筝,这是一只美丽的大蜻蜓,迎风翩翩飞舞,周围的好多燕子发出欢快的鸣叫。祝义向她跑来,手捧一束鲜花,然后是紧紧的拥抱和缠绵的亲吻。她陶醉了,揪着祝义的耳根,娇嗔地问:“你这多天都没挨我,难道是怕病毒!”祝义只是笑,继续亲吻她。她娇羞地说:“莫怕病毒,好人一生平安。”正当她沉浸在甜蜜的梦境中时,手机铃响了,是祝义的同事孙爱兵打来的电话。申敏突然感到一种不祥的征兆。

    孙爱兵迟疑了一会,对申敏说:“祝主任,他住进了重症病房。”

    申敏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她惊悚地问:“孙大夫,你说什么?祝义中招了?进了重症病房?”

    她觉得一声沉闷的雷声在头顶炸响,整个人都懵了,她心急如焚,她哭了!但是很快,她冷静下来,思忖道:“祝义住进了重症病房,绝不能让父母知道,更不能让祝小敬知道,否则,一家人都跟着着急,跟着慌,整个生活就乱套了,整个家庭及亲人的心情、情绪都坏了!”

    她给祝义打电话,问:”你怎么样?你怎么样?“

    祝义躺在39号病床上,吴爱春和一名军医正在给他治疗,见是妻子申敏的电话,犹豫地接了。他说:“对不起,我怕影响你。”

    申敏说:“怎么会不影响我?现在所有的人都在一条船上,全家、全市、全省、全国所有的人也在同一条船上,我该怎么做,你说。”

    祝义说:“刚才姐夫和我姐来过医院了,我们电话沟通过。既然我中招了,就坦然面对,这里有同事们坚守,他们都在帮我,我会度过难关的。”

    申敏说:“那我请事假来照看你吧!”

    祝义说:“你千万莫来,你不来就是对我最大的安慰,你来了,可能会发生更大的危险!这个病毒太狡猾,害了好多人,害了好多家庭。”

    申敏泪如雨下,哽咽道:“那你每天晚上给我视频,我必须知道你的状况。”

    她说完,颓然坐下,往日的工作狂热似乎瞬间被突发的冷风吹尽,心灰意冷,更无心工作。

    一名工作人员走过来,说:“申处长,领导在催数字,急着了解全市的疫情信息。”

    申敏无力地看了工作人员一眼,默然发呆。

    她作为信息处负责人,每天海量的数据和信息涌进她的电脑,堆积在她的桌上。这些数据来自全市几千个社区,患者统计表,核酸阳性表,为民服务表,确诊患者基本信息登记表,密切接触人员表,排查登记表,居民采访表,捐赠登记表,治安报告表,疫情报告表、物资供应表,下沉干部活动登记表,政协委员抗疫统计表,重大潜在问题民意测试表……这表那表,没完没了,让人心烦,让人头疼,让人厌倦!

    申敏感到头都是大的,平时灵活的脑瓜,似乎成了一个木偶,**全是数字面糊,成天围绕数据转圈圈,上下都盯住这些数据,难道就没有别的更好的方法了吗?她真想从堆积如山统计报表中逃开!

    工作人员再次转达领导的指示讨要数据,她心底升起一股怒火,抓起桌上一摞一摞资料,抛向空中,说:“数据都在这里,都在这里!”这些资料就好似一片片白色的树叶,在空中纷飞飘落,一片凌乱。

    领导发现了申敏的情绪异常,不敢直接批评,也分析不出其中的原因,对工作人员小声说:“别催今天的数据了,按前一天的数据做灵活变动,或增或减,不影响大局和原则就行了!”

    申敏来到了佳和小区,去了父母亲家。已经是深夜,她敲开门,父亲申忠坤见女儿神色疲倦,满脸泪痕,心里顿时紧张起来。申敏问:“您又在熬夜研究文史哲?”

    申忠坤叹了一声,说:“这段时间失眠,严重失眠,你看看,国家被病毒害成这样,全国都进入一级响应,14亿中国人,不仅春节没过好,心也被搅乱了,全省十几个市州,全部封城,形成了大大小小无数个孤岛,武汉市更是重灾区,身在如此重疫之地,能有心情睡觉吗!不是为了活命,饭也不想咽!”

    申敏看着父亲。父亲一个前月头发还浓密,怎么才几十天,头发就稀疏了这么多?头顶都没几根头发,而且人瘦得十分厉害。申敏说:“疫情大事,国家在操心,你就把小家的事管好吧。”

    申忠坤说:“我是退休干部,退休金是国家给的,覆巢之下无完卵啦,当然喔,操心也是白费,瞎着急。”

    申敏问:“祝小敬寒假作业完成冒(没)?今年就要高考了,再不能混点了,一寸光阴一寸金,要争分夺秒。”

    申忠坤说:“他天天在网上听课,很认真,很用功,我暗中观察,他还自觉,昨天他还写了一篇作文,《我的爸妈在一线》。刘老师给他这篇作文打了九十分。我看了,还蛮有真实情感的。”

    申敏点点头,几次欲言又止。她想把祝义感染新冠肺炎的事告诉父亲,但话到嘴边有咽下去了。

    一个人的痛苦、悲伤、担忧、害怕、恐怖,如果告诉了亲人,这种共情伤害就会成倍放大。就会变成全家或家族群、朋友圈的焦虑与担忧。这种心理病毒其实也是很可怕的,它可能伤害、击倒正常的人,有的人可能因此陷入感情伤害,导致身体并发症或心理危机。在大疫面前,人们的精神防线极为重要,如果精神防线失守,再强大的救治力量,再好的政策措施,作用也可能不大。想到这,她决定隐瞒祝义感染新冠病毒的事,独自承受着心灵的创伤!

    申敏转移话题,问:“爸,最近你还在研究文史哲,有么斯(什么)新的见解撒?”

    申忠坤说:“最近我把庚子年的事儿都梳理了一个大概,最让我痛心的有几件大事。公元1840年,鸦片战争爆发,中国古老封闭的大门被外国列强打开,历史名人龚自珍在前一年写的《己亥杂诗》之九十六章中,敏锐地捕捉到了清帝到盛世的危机。他写道,‘少年击剑更吹箫,剑气箫心一例消。谁分苍凉归棹后,万千哀乐集今朝。’当然我认为龚自珍的《己亥杂诗》之五更好,是这样写的,‘浩荡离愁白日斜,吟鞭东指即天涯。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

    申敏在心底重复着最后两句,“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这是对某种品格和精神的颂扬,这简直是对武汉大疫之中那些勇敢的逆行者们的赞美,对那些日夜坚守奋战在防疫抗疫一线的白衣天使们的褒扬!她喜欢这两句诗,又怕看到或听到这两首诗。那些殉职遇难的一线人员,都化作了春泥,其精神更加鼓舞和激励人们在防疫抗疫之战中,顽强拼搏!

    申忠坤继续说:“1900年,发生了庚子事变,慈禧太后对美、英、法、俄、德、意、日、奥八国宣战,八国组成联合军,于1900年6月攻陷北京。慈禧和光绪皇帝穿上汉人衣服,仓皇逃往西安。八国联军攻陷北京之后,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以圆明园为代表的北京大型建筑被纵火焚烧!这场灾难史称庚子国难,清廷开始一连串的议和赔款,赔款4.5亿两白银,这是奇耻大辱!”

    申敏的心十分乱,她一直担心祝义的病况,对父亲的讲述并不太在意,她想去医院,但医院是全封闭管理,进不去,她想与祝义视频,但已深夜,怕影响祝义的休息。她走到阳台,避开父亲,拨通了护士小芳的电话。

    申敏问:“小芳,祝大夫现在么样?”

    此时,小芳正守护在祝义的病床前,像一个高度警觉的战士,一直盯着祝义床头的几个电子显示屏,每分每秒的波动都伴随着她的心跳。

    她对申敏说:“申姐,祝主任的病情基本稳定,只是氧饱度一直起伏,时好时差。申姐你放心,我一直在守护祝主任。”

    申敏问:“他精神状态么样?情绪好吗?”

    小芳说:“祝主任很乐观,他一直鼓励病友们加油!只是他不放心科室的工作,一直通过微信在指导整个呼吸内科的抗疫。”

    申敏急了,说:“传我的话,让他莫再操心医院一线抗疫的事,现在的重点是关心自己,活下来一切好办。”

    小芳说:“申姐,你放心,我会告诉他,我会守护好他!”

    申忠坤隔着阳台的滑门,听到了女儿申敏的电话,心情顿时灰暗下来。他表情严肃凝重,但他没有再问女儿什么!作为父亲,他理解女儿的心情!

    这时,佳和小区东面的那群别墅,传来撕心裂肺的哭叫声,有人惊呼失火了!

    发生火灾的是大老板林为银的那幢别墅。在昏暗的夜色中,火光冲天,火势随着浓烟在别墅内外翻滚!

    不一会,消防车呼啸而来。

    原来,林为银的女人因新冠肺炎精神失常,点火**,引起了火灾。而此时的林为银,正在X市口罩生产基地忙着大买卖,他订了数亿只口罩,准备大发疫情之财。

http://www.cat-king.com.cn/17_17465/798304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cat-king.com.cn
言情小说吧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cat-king.com.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