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吧 > 科幻小说 > 庚子疫 > 第四十章 似乎诗
    第四十章 似乎诗

    题记:人面不知何处去 桃花依旧笑春风

    景和街道办事处党委书记程晓,已经连续三天三夜没有合眼,她在组织人力物力,筹建方舱医院。

    这是全市十五家方舱医院中最大的一家方舱医院。这里原来是市内最大体育中心,东湖体育馆。东湖体育馆内一派忙碌,拆除腾空原有的设施,花了一天一夜,整理、清扫、安装新的设施花了两天两夜,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水电接口和排污管道不通,原有的水电负荷根本满足不了要容纳两千多隔离病人的医疗、生活需要。

    程晓十分疲惫,那张意气风发、平时总带着微笑的脸,布满焦虑凝重的神情。由于缺少睡眠和休息,两个眼袋十分明显,眼圈四周是黑青色,四十五岁的她看上去仿佛十分憔悴苍老。

    临江区副区长苏吴用来到东湖体育馆方舱医院现场,他听了程晓的汇报也十分焦急,打了一通电话,有些泄气,对程晓说:“市里把任务压到区里,区里把担子压到了我,我也只有把部分责任落实到你。上级一再声明,不提要求,不讲条件,不提困难,只认结果,一个周搞定,四天之后东湖体育馆方舱医院接受验收,五天后开舱接收病人。”他说完,摇摇头。

    程晓说:“方舱医院改建工作太具体了,时间紧,任务重,千头万绪,这不是打仗又胜似打仗!天啦,么办?想方设法上!”

    这个方舱医院的排污口很远而且流量小,如果按最快速度施工抢建,也得要十天左右时间。

    程晓请来技术人员现场勘察之后,决定改用活动厕所,用二十个移动厕所代替大量的排污,然后,她组织了九辆专用环卫车应急。体育馆楼层高,面积大,需要进行分割,她调动了所有的专业队伍日夜施工,经过几个通宵,终于成功隔离出六大病区共两千二百三十个床位。她组织带领三百多个志愿者,六个小时将两千多个床位安好。然而,床位配套的东西太多太多,被子,电热毯,电暖器,卫生纸,拖鞋,电热水壶,杯子,毛巾,脸盆,床头移动电灯,眼罩,耳塞等等。这些东西都需要去采购,去调配,去运回,去分发到床,与其说是具体,不如说是琐碎!这些都需要人去准备去完成的!

    程晓向苏吴用求援,说:“你给我一百名人员和五辆车,任务实在太繁重具体,我们景和街道所有的人力物力都已经达到了极限!”

    苏吴用摊开手,为难道:“我哪来这么多人?我分管的这块,最多能动员八十名干部下沉到基层,现在都到各个社区和卡点去了,车更没有,都是有关部门统一发通行证,除了救援、消防、水电汽油抢修车辆及部分志愿者专用通行证,其它车辆都不准上路!”

    程晓急了,说:“这成山的物品,我总不能靠人拉肩扛吧!”话虽这么说,她的头脑仍在紧张思考,现在不是问题上交、困难上交的时候,现在需要我们去解决困难,化解难题!她想到了方佳,想到了罗武,想到了应元军。

    她首先跟罗武打电话:“罗师傅,你现在的任务就够重了,每天要送一万五千多份套餐,但我还得请求你,抽四十人帮东湖体育馆方舱医院采购并搬运物资,我实在太缺人手,太需要你们这些志愿者了!”

    罗武爽快地说:“程书记,你放心,我安排五十人带车,半小时内向你报到!”

    程晓十分感激,说:“谢谢你们这些志愿者救兵!”

    罗武说:“我们也只是做了一点觉得应该去做的事,我们尽点力不算么斯!”

    程晓说:“罗师傅,患难见真情!”

    程晓又给方佳打电话,说:“你组织二十名志愿者,帮我们合个手,把两千多个床位的物品安放好。”

    方佳正在入户排查,接到电话后,她尽管十分为难,万家社区的人手也不够。但是她知道,程晓是个十分坚强的人,不是十分困难她不会向下级求援。

    方佳说:“程书记,我想办法组织三十人,尽快赶过来。”

    其实她现在一个多余的人也没有!她在网上发布了万家社区紧急请求志愿者信息。

    不一会,张倩看到了这一信息,给方佳回电:我是爱心志愿者服务队队长张倩,我可以来四十人支援!

    方佳立即发了定位,请张倩等志愿者来到了社区。

    天正下着雨,十多辆私家车陆续来到万家社区,这些车上都粘有爱心志愿队的标志,有关部门给他们发了通行证。张倩开着她的红色越野车,停在了社区门口,下了车,进入社区,见到了方佳。

    方佳十分高兴,说:“哇,张博士,你简直是仙女!没想到这么个大美人,是爱心志愿队的队长!仙女下凡,来到我们社区,谢谢你们!”

    张倩穿着一件红色风衣,内穿羊绒衫和紧身牛仔裤,脚穿白色人羊皮旅行鞋,长发飘飞,脸上是一副金边近视镜,风韵内敛。

    方佳说:“我们想看看你美丽的脸,能把口罩摘下来给你照个相吗?”

    张倩摘下口罩,微笑道:“不是因为丑而戴口罩,而是因为尊严这东西,需要口罩来捍卫,所以,面对新冠病毒肆虐,那些不戴口罩、自以为是的人,是死要面子活受罪!”

    方佳笑了,说:“张博士真幽默”。

    她用手机连拍,留下了张倩美丽的照片。“哎呀!我见过好多美女,不是我吹捧,你呀,才是我心目中真正的女神!”

    张倩戴上口罩说:“方书记,这段时期我们戴口罩,是老天爷要我们少说话多干事。我们都要像你这样,多干防疫抗疫的实事,多做老百姓希望的事!”

    方佳带着张倩一行,来到了东湖体育馆方舱医院。程晓交给她们一些任务,大家各自奔忙去了。

    这时,一些记者来到了东湖体育馆方舱医院,要采访程晓。

    程晓说:“我不需要采访,我无话可说,我只有成千上万的事要做。”

    记者们紧追不舍。程晓说:“你们要采访,就去采访苏吴用副区长吧,或者去采访志愿者罗武和张倩吧!”

    记者们没有见到苏吴用副区长,也没有找到张倩和罗武,他们都在争分夺秒地忙碌!记者们找到了文喜高。

    文喜高喜欢抛头露面,他真希望自己在电视中露露脸,以显示自己在防疫抗疫中的尽职或者说奉献!

    面对记者的采访,他说:“在党中央的关怀下,在省、市、区的正确领导下,我们众志成城,我们万众一心,我们千辛万苦,我们不分昼夜,我们争分夺秒,我们舍小家为大家,我们义无反顾,我们力争在十天之内建成东湖体育馆方舱医院。这座全市最大方舱医院之建成,是我们取得的防疫抗疫又一阶段性胜利。”

    记者问:“景和街现在有多少志愿者加入到建设方舱医院的战斗中?”

    文喜高想了想,说:“大约一百多人。”

    记者问:“景和街在方舱医院建设中具体做了哪些重要工作?”

    文喜高说:“哎呀,那可多了,那可太多了,多的不得了,说不尽道不完啦!”

    记者问:“能不能说一两件十分艰难的事例?”

    文喜高皱眉想了想说:“哎呀,太难了,没有不艰难的,一言难尽啊!”

    方佳轻轻地推了一下文喜高,直言快语地说:“文主任,我劝你不要说这些空话大话了!”

    文喜高面有不悦之色,表情尴尬。

    方佳说:“记者朋友们,建议你们去采访罗武志愿者团队,张倩志愿者团队,佳和小区我帮忙志愿者团队,建议你们去采访景和街程晓书记,没有他们,可以说没有东湖体育馆方舱医院。”

    文喜高十分不悦,等记者们散去,质问方佳:“你为何搅黄了我答记者问?你这是什么用意?你必须说明白!”

    方佳想到,这个文主任,一天到晚唱高调,动不动无病**地写几首诗发到网上或朋友圈出出风头,不是个干实事的人!有时候还自作聪明报点假数字忽悠上面,有事儿找他解决,他总是应付了事。

    方佳对他早有意见,只是碍于他是街道办主任,是上级,不好直说。这次见他毫无忌惮地接受记者采访,方佳实在看不下去,便说了直话。

    方佳也知道,自己这样做,肯定会得罪文喜高。但这样得罪他,也可能是一种友好的爱护。然而,文喜高却认为这是方佳有意和自己过不去。

    文喜高继续质问方佳:“你在公开场合如此跟我过不去?你用心其何?”

    方佳注视了文喜高片刻,发自内心真诚地说:“文主任,我这是对你好!你是个聪明人,响鼓难道还要用重锤吗?”

    文喜高却不领情,愤怒地说:“你让我在众人面前下不来台,损我的面子,这是对我好?这是对我的、对我的、对我的极大伤害,甚至是侮辱!”

    方佳笑了笑,说:“你爱怎么想是你的事!你呀,恕我直言,还不够格上电视!”

    文喜高气得差点跳起来,喝道:“你说什么鬼话?我不够格难道你够格?你长的比我标志,脸蛋好看是不是?”

    方佳万没想到面前这个文主任如此小心眼,如此无赖或者说无耻!她本想斥责他,但她冷静下来,忍住了心中的怒火。她想,不与小人争利,不与恶人争名,不同道者不为伍。然而,这又不是以自己的主观意志为转移的,有时候偏偏你会遇上这类小人,这种不同道者。有什么办法,忍吧!

    文喜高似乎还没有发泄完心中的怒气,继续说:“你以为你是谁?我对你有好感,是你有福气!有好多女孩子看了我的诗,对我大加点赞,玫瑰呀、拥抱呀、红嘴唇呀这些表情包,一天收到几十上百个!我文某不需要你的恭维!”

    文喜高说出这些,是在炫耀,目的也在有意气方佳,以此发泄那次夜晚的不满或者说委屈。

    那是一个深夜,方佳从社区下班回家,走近自己的私家车时,发现有一个人影出现,原来是文喜高。

    文喜高走近方佳,低声说:“我在等你,等你几个小时了。”

    方佳十分惊奇,说:“文主任你也该回家了,不必客气。”

    文喜高说:“今天我要亲自送你回家,我们先去江边走走吧,或者去公园,那上面有好多庙,在那呆着说话,暖和。”

    方佳说:“有啥事在这儿说吧。”

    文喜高说:“急么斯撒,我陪你说说话,我很想你。”

    沉默,冷风中的沉默。尴尬,雨雪中的尴尬。此处,正是树林与楼房的阴暗处。文喜高控制不住,情欲冲动,贴近方佳,并拥抱这个美人。

    方佳后退几步,低声严肃地说:“文主任,这不合适,请放珍重!”方佳拼力挣扎反抗,说:“你再不松开,我就大声呼喊了!”

    文喜高并没有松手,而是把方佳拥抱得更紧,低沉而急促地说:“你喊吧,你喊吧,反正我也不怕了,我就是去死,也要和你爱一次,爱一场!”

    方佳拼尽全力挣扎,也挣不开。她急中生智,缓和了语气,说:“文主任,赶紧松开我,我天天接触社区居民,有可能是疑似患者,发现自己这几天体温高,有些不妙!”

    方佳的话仿佛一股巨大的冲击波,不知道有何神力。文喜高松开双臂,猛然后退几步。由于后退的动作太急太猛,身子失去平衡,跌了一个仰面朝天,头摔在了院墙上。

    方佳气恼之极,想:“这种人,下贱胚!”

    方佳开车走了,她的心中充满了一团杂草。这团杂草就是这个文喜高,道貌岸然的伪君子文喜高!

    然而,她是有涵养有心胸的女子,她没有向任何人讲起文喜高对自己的不轨之事。她对这件恶心的事,采取的办法是一个字:忍。

    文喜高在方舱医院呆立了一阵,见记者们对他也似乎没有兴趣,有些泄气。但他想,自己就这样在一个下级面前收场,似乎更无颜面,他走近方佳,似乎是找台阶自己下,说:“方佳,你对我这样,你到底安的什么心?”

    方佳不想跟他纠缠,说:“大疫当前,我们各有各的事,这次我把你接受记者采访的事搅黄了,是我的不对!对不起,文主任!”她说完,快步走开。

    文喜高茫然地站在那里,望着方佳离去的背影。窈窕的身姿,细长匀称的双腿,滚圆的臀部,还有那披肩的长发。回想起与方佳交往的情景,一股股怨气和酸溜溜之感觉,涌上心头,想:“这娘们,你以为你是谁?呸!”

    熊君一家三口,被排查为疑似病例,他们进了东湖体育馆方舱医院隔离。

    熊君这段时间苍老了许多,父亲病故,死因不明。现在他、妻子和读大一的女儿,都存在新冠疑似体征。

    他安慰妻子和女儿,说:“相信国家,国家对新冠肺炎患者,疑似病人,密接人员,都是十分关心,生命至上,救治免费!我们处在这样的国度,我们万幸!国家为了打赢防疫抗疫阻击战,要花多少钱啦!据说一个人如果确诊了,国家救治一个病人少则几万或几十万,多则上百万!尽管新冠肺炎是病,但我们进舱,能享受国家治疗,是福!熊君在离开佳和小区来方舱医院时,他郑重向方佳建议:“佳和小区应当由社区依法代管。陈明三因为破坏防疫,行凶殴打防疫工作人员,已经受到治安行政处罚,应当终止其业委会主任的职务。”

    方佳向街道作了汇报,街道与有关部门沟通,并发了一份通知,公告于众。从公告之日起,佳和小区由万家社区代管。

http://www.cat-king.com.cn/17_17465/798305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cat-king.com.cn
言情小说吧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cat-king.com.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