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明见是于简,赔着笑脸摇了摇手中的包,“自然是给我们总裁的爱人来拎包咯“木小姐?她什么时候回来的?”

    赵明狠狠地踢他一脚,“我说的是凌晓!”

    “你这小子还敢踢我!木小姐样可是等了总裁.....”。

    “那又怎样,我们总裁都已经结婚了,陆老爷还给她进了家谱。

    于简没有再回他的话,只拉着赵明好整以暇的去了办公室,安迪和文清终于松了一口气。

    赵明从手机里翻岀一张照片,“这个人你见过吗?”

    于简接过手机,一看就知道是他们商场的一家店,那个女人他认识,陆娜,陆家大小姐,旁边的男人只有一面之缘,不容易认出。

    “你可以查一下你们商场的监控,大概是上午十点多。”

    “怎么,你现在还要担心大小姐的事吗?”

    赵明在把玩着手里的飞镖,“我可没有,是凌晓,她好奇心强。我就来问你认不认识这男的。

    “真是没事找事,听说过几天阿木就会回来了,你也不去看看那边的事情?”

    赵明只是看着他,“没有去,现在一直陪着总裁夫人,穆少爷的事情,谁知道呢。”

    “呵呵,跟着夫人就好,你平时跑来跑去多累啊。”

    赵明将手中的飞镖扔出去后,挥了挥手,心想自己试了一上午的衣服,搬了一上午的东西,也不轻松。

    这时,他接到了凌晓的电话,和于简告别后就离开了,他在商场门口点了一支烟,抽完后就去接凌晓了。

    凌晓给洛柠带了礼物,便打电话让赵明送她过去培训营。”你怎么到这来了?”

    “我有一个朋友在这。我待会自己会回去的,你先走吧。”

    “好的,你要是打不到车我再来接你。”

    “以后记得给我发过来。”

    “好的。”

    还想说些什么来着,马隆便推门而入,随后就发现来访的原来是个老熟人。

    “你来干什么?”

    “我是来找我带的艺人的,好久不见了,前辈。”

    马隆拉着凌晓上下打量着,看来她过得还不错。”凌曼?凌曼没来训练营,而且她现在是黄磊带的啊。”

    “我知道,我回中国的时候带了洛柠。”

    '‘哦,她啊!”一听到这个名字,马隆就想起来是谁了,第一天他和唐茵因为房间的事情吵起来了。

    “她是你的艺人啊,你为什么不带个有潜质的新人,现在谁不认识你?总比带一个快要过气的女明星强。

    凌晓轻笑,这是我的工作,没办法,我只能尽力帮她,成败就看她了,而且我刚才看到她的变化挺大的。”

    “有那个脾气暴躁的克里斯汀在,谁变化都大。第二轮选拔才刚刚开始,我不知道你的艺人能坚持多久。”马隆继续说道。

    “谢谢,我只是让她体验一下,我自然是希望她能走到最后,但还是得靠她自己,不然前辈给我们走个后门嘛?”

    “切,你太没诚意了,如果你有诚意,就不会这样了。我还不知道你吗,自己有实力当演员,你却强行给凌曼机会,让她躲在自己的背后。”

    凌晓不自然的摸了摸自己的手,“你知道的,那时我这只手都快要废了,好不容易恢复过来,现在我也不在乎这些。”

    聚光灯下的荣耀光鲜亮丽,但这不一定是每个人都想得到的,而且她现在已经成为经纪人了,她只想把事情做好。

    “G市还是挺冷的,你的胳膊还好吗?要不要去看看中医?”

    “前辈,我经脉受伤,胳膊使不上劲,不是针灸和药丸能治好的。”

    “好吧,反正我也不懂。”

    训练营里有人叫马隆,马隆歉意地看着凌晓,凌晓笑着说,“你先忙吧,我去看看洛柠,等下我就回来。对了前辈,这是我在中国的电话号码,有时间给我打电话,我带你去喝我们这里的黄酒

    “好,这是你说的,不要食言。”

    “不会的。”

    马隆起身拍了拍凌晓的肩膀,“好好照顾自己。”然后走了岀去。

    凌晓揉了揉肩膀,这么多年了,这只手还是这样废。之后,她留下来看了洛柠的表演,没有打扰任何人,仿佛她从来没有来过这里。

    回来后,她迎着温暖的阳光,一个人慢悠悠地走回家。在回家的半路上,她走不动了,因为她那双八厘米的高跟鞋,罢工了。

    于是她只能到马路边打车,可现在是下班时间,根本打不到车。她刚想叫赵明来接,面前却突然岀现一辆车。

    “上车吧。”那声音总是冷冷的,深沉的。

    凌晓没有等来出租车,但等来了陆彦,他惊讶地问:“阿彦?你怎么会在这里?”平时他都是坐车,但很少看到他自己开车。

    陆彦下班后没有看到凌晓,便问赵明她去了哪里。见她久久没有回来,于是他打听到训练营的位置,就开车来找她了。刚到这个路口,他就看到了凌晓。

    看到她的那一刻,他那颗担心的心终于安定了下来。他本可以让赵明去接她,但那一刻,他只想第一个见到她,确保她的安全。

    陆彦下了车,一把抱住了凌晓,让她有些蒙圈。”怎么了?”

    陆彦没有说话,看到凌晓断根的鞋子,他眉头一皱,“这是怎么回事?”

    凌晓自动忽略了他的责备,“阿彦怎么会在这里?我刚想让赵明来接我的。”

    “看你还没到家,而且现在是下班高峰期,我担心你就直接过来找你了。你的脚怎么样了?”

    “没事,只是鞋子破了。”凌晓挪到副驾驶上,陆彦为她系上安全带,然后调转车头,幵车回家。

    晩高峰的道路上车水马龙,但凌晓今天特别累,而且车里开着暖气,她很快便就睡着了。

    等她再次睁开眼,她躺在家里的床上,于是凌晓闭上眼睛又睡了过去,感觉很轻松。

    凌晓离开陆家后,每个房间终于恢复了平静,最高兴的是陆灵,她终于可以搬回木兰园了。那天回来后,她抱着关玉雪撒娇。”你这个小鬼,快放开我。你再不放开,你就滚回梅园去。

    “你不会这么狠吧,几天不见,你不想我吗?”

    “想,想,哎哟喂,坐下来坐下来,快吃吧,都是你爱吃的,还准备了大闸蟹,你看你都瘦了

    “妈妈,你宝贝女儿也瘦了!”»陆冰也可怜兮兮的看着关玉雪。

    关玉雪敲了敲小女儿的額头,“你看看你,哪里还像陆小姐,都有都有,你也不会少。°

    “妈妈和姐姐在说什么呢,这么开心,我都能听到外面的笑声。”

    “大哥!”“二哥!”“一方,你回来了。”

    “怎么回来这么快?”

    “嗯,今天事情少。思叔带陆逊去见一个朋友,估计不会回来了。”

    “什么朋友,八成是看那。”

    “妈妈!”陆一方出声阻止,随后看到杜娟和兰香送来了大闸蟹,“我的运气还不错嘛,一来就可以吃到大闸蟹。”

    “这些都是兰香家送的,你快吃。”

    “兰香真好。”陆一方称赞道。

    兰香帮着夹菜,“是夫人您真好,没事,是夫人帮我们农场活了下来,这点大闸蟹不算什么。

    陆一方一边吃饭,一边说道,“妈妈,你给他们送去了吗?”

    “我送了的,你弟弟那我也都送了。”关玉雪知道,儿子还记得陆彦。她又转身看向陆娜:“陆娜,你年纪也不小了,上次你和吴家的儿子见面,你觉得他如何?吴夫人可说了他儿子很是中意你。”

    陆娜一听关玉雪提到吴森,连大闸蟹都没拿稳在手里,急忙赔笑道:“対不起对不起,我手滑了。”小心翼翼的捡了起来,低头道:“嗯,对,我们见了几面。”

    最近她经常岀门,被人问起就说是去找吴森,但其实她每次都会找借口离开去办别的事情。

    “如果你也觉得吴琛不错的话,那么我和你父亲都希望你能早日安定下来。”

    “什么?”陆娜惊讶的抬起头,却又怕暴露自己的想法,低头看了看手中的大闸蟹,索然无味。

    “你也不小了,陆彦都已经成家了,我和你父亲一直担心你,而现在你有中意的人我们便也放心了一些。”

    陆娜轻轻叹了口气:“妈,感情的事,不要急,再说我们也没认识多久,都不了解对方。”关玉雪本想说些什么,但看到儿子和女儿都在,就忍住了。一家人一起吃了一顿丰盛的晩餐。而另一边,笛尔一接到消息,便一路前往长城地产了。

    办公室里,笛尔正坐在电脑前办公,突然进来一个人。

    笛尔看了她一眼,斜坐在沙发上,悠闲的泡着茶,慢慢的喝着。

    “怎么,我不能来?”

    “看四爷说的,这G市哪有你不能去的地方。”笛尔说着,给他泡了杯茶。

    四爷接过白瓷盖碗,用盖子掀开茶叶,漫不经心的说:“是吗?我还以为你和关素明在一起之后,就不记得自己是谁了。”

    笛尔听到这话愣住了,然后立马反应过来,一脸谄媚,努力展现岀自己的妖焼身材,“我这条命都是四爷救的,怎么会忘了呢。”

    四爷猛地将手中的盖碗扔了岀去,碗里滚烫的热茶溅到了她的腿上,笛尔疼得大叫起来。

    “是吗,凌家那笔钱你拿去干嘛了你自己不清楚吗?”四爷冷眼看着她。

    “四爷。”

    四爷捏着她的下巴,冷漠的看着她的脸。

    “笛尔,我不管你怎么利用长城地产,但你不该谋害殷榕。你真以为我不知道你都干了什么吗?”说完便把她一把推倒在地。

http://www.cat-king.com.cn/22_22762/1013925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cat-king.com.cn
言情小说吧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cat-king.com.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