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要乱讲,小贱人,老娘还单着呢。”她这一句话引得不少人转身围观。

    凌晓脸色一变,赶紧拉着小祖宗岀了机场。木多多在前面咄咄逼人的开路,她踩着高跟霆气势汹汹的走着,看样子还真像要去打架。

    “你怎么了,怎么还在生气?木多多,你给我等着。”

    赵明和章媛跟在两人身后,“你认识这个女人?”

    “哪一个?穿粉色大衣的那个?她是凌晓的闺蜜,她叫木多多。”

    “我知道,我在飞机上见过,旁边那个是陆彦的妻子吗?果然很好看,她闺蜜就不行咯。

    “你是不是招惹她了?”

    “不可能。”章媛根本不清楚自己做了什么惹到她了。

    “木多多,你在干什么,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吗?”

    “我才不会和这种家伙交恶呢,花花公子,动辄就爱。”

    原来是因为这个原因,对于以爱情为主的木多多来说,章媛处处留情,真是让她看不下去了。

    两人坐上保姆车,根本没搭理陆彦,木多多见那男的也要上车来,急忙说道:“你一个大男人,好意思上这车?”

    众人一愣,上车和男女有什么关系?

    凌晓只好去劝说,“这是接你们的车,我们是一起的。”说完就将木多多推到里面,让章媛上车。等所有的人都上了车,坐在后座的木多多拉着凌晓,耳边问道:“你还没说阿彦是哪个,不会是那个大帅哥吧。”

    凌晓寻着木多多的目光看去,她指的正是陆彦,“他是阿彦,陆彦,陆家的大少爷。”

    “哦,啊,陆家大少爷?凌晓,凌晓,你,你们怎么认识的。”

    “说来话长。”

    “那就长话短说。”

    “凌振民欠了陆家钱就拿我去陆家抵债。”

    真是言简意赅,赵明对此嗤之以鼻。一旁的章媛也傻眼了,这他们结婚还能这样解释?

    “凌晓。”陆彦无语,怎么老是这样说。

    “好好好,我们是结婚了,是结婚了......“

    “我去。”木多多上下打量着清一色的素人凌晓,啧啧啧,“想不到,你这么值钱。”

    凌晓怕她多想,就又把事情说了一遍,木多多感叹道,“欠了这么多,你爸可真厉害。”

    凌晓冷笑了一声,凌家的债她迟早会算清的。

    很快车子在酒店门口停了下来,木多多便进去办理手续,但她的入住单酒店井没有收到。

    “对不起,唐小姐,我们这里确实没有收到你的订单,你再确认一下吧。”

    木多多翻岀手机,发现她的确订了房间,手机里也有短信。

    已经拿了房卡的章媛悠闲地靠在前台,一脸得意地看着木多多着急上火的样子,“你是在其他不正规的平台订的吧?”

    “你看,这是你发的信息。”木多多坚信自己是对的,把手机递给前台,前台在客服处看了看,说要先给经理看看。

    “唐小姐你好,短信是正确的,但你预定的时间有问题,我们并没有收到订单,真的很抱歉。

    “好吧,我再开一间可以了吧。”

    “対不起,我们今天已经满员了。”

    “你们耍我呢,明明是你们酒店的工作失误,为什么我付钱了还不可以入住。那好,我再开间房你却说没有房间了,你早干嘛去了.....”

    见木多多喋喋不休,凌晓满头大汗,章媛打电话给酒店经理,想给木多多腾出一个房间,可惜有人不领情。

    “我特么要你帮忙,你又不是诚心诚意的。”

    章媛接过房卡,“你到底要不要?”

    一向心狠手软的木多多果断拒绝。”我不要,把你的房卡收起来。”又转头看向经理:“你必须给我安排好,我不可能给你们的工作失误买单。”

    ‘‘穆少!你看这.....”。前台经理却转头问旁边的章媛。

    “哦,你就是老板是吧,那你来说,你打算怎么办。”木多多和章媛就此结下了梁子。

    陆彦等着有点烦了,便带了墨镜去酒店找他们,了解事情经过后便说道,“唐小姐住我的房间

    “陆彦,这事跟你没关系。”

    “阿彦,你这个.....”他居然还有酒店房间,凌晓好奇的盯着他,只是带着墨镜,看不到他墨镜后面带笑的眼睛。

    “没事,反正空着也是浪费,让唐小姐住着,一切费用算我的。”

    “你这是给我难堪,好了,经理,让人把贵宾室收拾一下,带佟小姐上去。”木多多接过陆彦的房卡,丢给章媛一个白眼,“这还差不多,走吧,凌晓,凌晓?”转过身,只见凌晓被陆彦拉着低声说了一句话,惹得她翻了个白眼,这是要秀恩爱的节奏。

    “你们两夫妻以后再聊吧,好了,先陪我上楼,别担心,她一会就下来。”临走前还不忘向章媛炫耀,看着他咬牙切齿的样子,反正他拿她也没办法。

    陆彦看着两人进了电梯,这才和章媛说话,“怎么招惹人家小姑娘了?”

    章媛冷哼一声,多情又似无情的桃花眼带着寒意,这个死女人,迟早会落入他的手中。”别看我戏了,你怎么跟她结婚了,是被爷爷逼的吗?你那个小丫头呢,不等她了?”

    陆彦跟着章媛进了屋,一边抽烟一边找地方坐下。这么多年了,她还会出现吗?陆彦自嘲的笑了笑,“凌晓是爷爷挑的人,不过因为凌家欠了五千万,所以凌晓已经被爷爷收入了家谱。”

    “什么?”章媛诧异的看着陆彦,见他一脸严肃,不像是开玩笑,沉思片刻,进了家谱啊,那是多么大的荣耀啊,生死都能成为陆家的人,就连管家关玉雪夫人也是生了陆一方后才进的家谱。

    “而且,在进家谱之前,凌晓只见过爷爷一次,她是被迫的。”

    “不管怎么说,她确实很厉害。对了,张曦回来了,你知道吗?”

    “她现在住在我在景园的房间里。”

    “你不会让她进屋吧?那凌晓呢?”

    陆彦无语,斜睨着他:“我住在凌晓的房间里。”说完便打开门离开了。

    “噗。”章媛被水呛到,一阵咳嗽,敢情张曦倒成了助攻。

    “哎,你慢点走啊,我有事要问你。”章媛好不容易追上他,一个劲儿的问,陆彦反正不说话,随便他怎么套话。

    两人到了大厅,凌晓和木多多也下来了,一行人到了酒店的餐厅,章媛点了个包间,点了一桌菜。

    吃饱喝足后,凌晓拖着疲惫的身体跟着陆彦回到了景园。

    老远就闻到一股烧焦的味道,两人对视一眼,立刻开门闯了进去,只见张曦从厨房里跑出来,李阿姨赶紧把火关了,打开了窗户。

    凌晓往厨房里看着,“你们这干嘛呢,我差点以为起火了。”凌晓打了个哈欠,捂着嘴进了房间。

    陆彦闻着房间里的味道,“张曦,你在干什么,做饭吗?”

    张曦有点尴尬,“我本来想给你做菜的,但是.....”她说的有些委屈,让人不忍心责备。

    陆彦摇了摇头,礼貌的劝说道。”我不需要,你应该拿的是手术刀。”看着身后忙着收拾现场的刘慧:“李阿姨,你先起来休息一下吧,等气味散了再来收拾。”

    “你早点休息吧,我回房间了。”陆彦利落地转身回房,连看都没看她一眼。

    张曦咬牙切齿,发誓一定要打败凌晓,她会的,她也一样可以。

    刘辉苦口婆心的劝道,“没事的,慢慢学嘛,你才刚开始,发生这样的事是难免的。”

    张曦一脸歉意,“不好意思啊,把厨房搞成这样。”她想自己应该去上美食课,让他们刮目相看。这么想着,就急急忙忙的回到了房间,看到自己手中的锅铲,又急忙回头,把东西给了刘辉,随后回到了房间。

    这时凌晓洗完澡,裏着头从卫生间岀来,陆彦见状便拿起毛巾给凌晓擦着头发。

    凌晓愕然看着他一脸认真的模样,心里微微一振。

    凌晓立马把毛巾抢了回来,“张小姐要学的话可以先从面点开始,这个简单方便,不像我们中

    国菜,大都是上火菜。”

    “嗯,回头你自己跟她说吧。”

    凌晓吹着头发,而陆彦只是在一旁静静的看着。这个场景下,时间都慢了下来,陆彦觉得这样也挺好的,日子安稳平静,生活简单。

    凌晓见他这样呆着便觉得浑身不舒服,加快了吹头发的速度,随后避开陆彦的视线,回到了床上。

    关门的那一刻,陆彦突然笑了,凌晓也跟着笑了起来,安然入睡。

    G市的雪已经下了一整晩,凌晓动了动发麻的胳膊,翻了个身,习惯性的摸了摸身边的被窝,凉凉的。

    凌晓在被窝里躺着,依然不想起床,直到刘辉敲了敲门,“凌晓,快起来,已经过了中午吃饭时间了。”

    凌晓回囹地应了一声,努力睁开迷蒙的双眼,显然还没睡醒。如果不是因为昨晩熬夜策划,她还以为陆彦对她做了什么。

    “李阿姨,现在是什么时间?天怎么这么黑?”

    “现在是下午了,外面在下雪呢,你冷吗?”

    凌晓挣扎着起身,摇了摇头,起身快步跑向衣柜,拿了一件羽绒大衣,还有保暖袜子和裤子。

    她快把自己裹成了一个包子,而坐在沙发上的张曦,只穿着一件汗衫,两人简直就是一个春天,一个冬天。

    张曦轻笑道:“凌晓,你这是要去北极吗?裏得像只熊。”

http://www.cat-king.com.cn/22_22762/1013926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cat-king.com.cn
言情小说吧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cat-king.com.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