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临这样的绝境,余岁再聪明也没有任何办法了。她只能默默地给自己加油打气,她现在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她现在的首要任务是在天黑之前找到一个可以落脚的地方。

    因为有落脚的地方就可能会有吃的,不然流落在街头她觉得自己不饿死也会冻死。

    虽然这非常困难,但这关乎她的生死存亡,所以没办法她也要想办法!

    因为余岁的包已经被落在了那个商场,而她的所有贵重物品都放在包里,而那个包不外乎已经被烧了。

    但余岁还是期望自己能在衣服口袋里找到些什么东西,那怕有一支巧克力也好啊!

    在搜寻了一遍自己身上的两个衣服口袋后,余岁还真找到了一支巧克力,这是那天她在去商场之前发现自己有些低血糖而放在口袋里的。

    但因为她在吃完午饭后低血糖的感觉已经完全消失了,所以这支巧克力就被她遗忘了。

    现在想来忘得好啊,如果早知道现在这样,她恨不得把巧克力装满自己的口袋。

    余岁不死心,又开始找自己身上值钱的东西,自己穿的衣服鞋子肯定是不能卖的,不然自己会直接冷死。

    但余岁还真找到了她觉得值钱的东西,就是她那天用来搭配衣服的丝巾。

    她现在无比也庆幸自己为了臭美而穿了身需要丝巾搭配的服装,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啊!余岁突然觉得自己又可以了。

    因为余岁穿的衣服是大牌子,丝巾当然也不逊。她觉得这条丝巾在这个年代应该会值钱吧,毕竟这条丝巾在现代都值五位数了。而且她觉得在哪个年代都不会缺有钱人,而这些有钱人就是她的目标,因为他们才是识货的人。

    这样她才能把这条丝巾的价值发挥到极致,而她也好多换点钱啊,毕竟有了钱,自己才有点底气啊。

    余岁现在非常冷,因为她里面就穿了件衬衫,在外面套了件长款外套,下身是深蓝色牛仔裤配一双黑色的长筒靴子。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穿得太超前了,但她现在也管不了了。

    冷风让她加快了寻找目标客户的步伐,她努力的回忆了一下自己看过的年代文,隐约回想起在年代文里一般是华桥店附近容易出现有钱人的身影,还有就是那些大型工厂,因为在这个年代能逛得起华侨店和在厂里工作的人应该都比普通人有钱。

    但余岁也就想起这个了,其他的啥也想不起来,因为她看的时候只是因为无聊就随意翻了翻,而且那是好几个月前的事了,她会记得这个还是因为那本书里写的华侨店卖有很多外国的名表,而她那时刚好有钱了就买了一块名表,所以才有点记忆,得亏她的记忆力不错,不然她要找有钱人得找到啥时候啊。

    余岁走得很累,因为她没有钱,不能坐车,全靠走路。

    根据余岁问路得到的信息是这个城市有华侨店,不过离她现在在的地方比较远。有就行啊,余岁心里想到。

    毕竟她也知道有的小城市是没有华侨店的,还是得在大城市才容易找到。

    余岁之前也注意到了那张旧报纸上面的城市名称,叫新北市,是个大城市,就跟现代的上海差不多了,不过是六十年代的上海。

    余岁终于走到了华侨店所在的街道,看着前面不远处那个挂着新北华侨店招牌的店面,她终于露出了一丝今天没有过的笑容,因为那代表她的希望啊。

    这条街果然不一样,比她穿到的那个街道干净整洁,而且来往的人明显穿着打扮都是较好的。

    虽然比较冷清,但也可以理解,毕竟有钱的人还是少数,尤其是在这个年代。

    余岁在暗暗观察,努力寻找到一个合适的目标。

    她不担心自己的丝巾卖不出去,但怎么卖,卖给谁合适,她也要好好找找,不然谁知道会不会有什么麻烦啊。

    来这里的人应该或多或少是一些有身份的人,虽然一般情况下不会深究东西的来处。

    但毕竟自己可经不起查,她在这里可是个黑户啊,谁见过哪个黑户有这种名贵的丝巾卖啊,万一觉得她是偷来的把她抓起来怎么办。

    谨慎是余岁的人生信条之一,因为她觉得该谨慎的时候小心点总没有坏处。

    余岁足足观察了十五分钟,但她也找到了几个合适的目标。

    第一个目标是一个比较年轻的女士,看着那身打扮就是个爱美的,而且她身上也戴有丝巾,应该是个丝巾爱好者。

    但最重要的是有钱,因为她的手上就带了块女款浪琴表,也算是比较名贵的手表了。

    当然余岁的几个目标都是打扮较为精致的女性,看着还有钱的,不然谁有闲钱来买她的丝巾啊。

    余岁确定了,先去和她的第一个目标客户谈,谈不拢就下一个。

    她想着以这个年代的购买力,这条丝巾卖到现代的百分之一她就满足了,她的丝巾在现代值10000块人民币,百分之一就100块,而且她才用了一次,就是这次。

    如果没卖到100块她也只能认了,因为她没时间了,有钱她才能办事啊。

    于是余岁就装作不经意的路过那位女士的身边,又把丝巾露出来,假装小声的自言自语道:“华侨店竟然有新款的口红哎,但是……唉,算了,我下个月再买吧。”(其实声音恰好让那位女士听见)

    余岁说完就假装真的准备走了,余岁有预感这位优雅的女士会有兴趣。果不其然,那位女士看到了她的丝巾,就轻声叫住了她。余岁假装没听见的样子,在女士第二次叫住她后她才停下了脚步,装作疑惑看向她身旁的女士。

    优雅女士轻声的向她询问道:“小姑娘,你手上的丝巾卖吗?多少钱你可以卖?”一听就知道她想要这条丝巾。

    这位女士确实也很喜欢,她是个丝巾爱好者,最近想找一条精致又名贵的丝巾,但她在华侨店都没有看到自己喜欢的,她还有些失落。

    但今天看到余岁拿着的丝巾她就觉得这才是自己想要的。而且她也听到了余岁的自言自语,觉得她应该是缺钱,所以才会叫住余岁,她想买余岁的丝巾,而且她并不缺钱。

    余岁在心里暗暗高兴,表面还是面不改色的对那位女士说道:“姐姐,我没有想卖这条丝巾的意思哦,我并不缺钱。”余岁知道不能让她那么容易就得到,不然就不值钱了。

    果不其然,那位女士先是对她说了声抱歉,解释自己不是那个意思,就是她真的很喜欢余岁的丝巾,她就想买下来而已,希望余岁可以考虑一下出价,毕竟她听见了余岁想买口红,但钱不够。

    余岁表现出意动的样子,看了看旁边的行人,装作表情有些困扰的样子。毕竟这个年代这种行为叫投机倒把,被人看到了会被抓的。

    那位女士也想到了这个问题,就示意余岁到角落里谈,余岁当然是跟了上去。

    其实女士会买余岁丝巾的原因不仅是因为她真的喜欢,还因为余岁的穿着打扮,余岁的穿着打扮是这个年代少有的时尚和名贵,这让她觉得余岁的丝巾自然也是名贵的,这显然也符合了她的心意。

    不得不说脑补是个神奇的事情,因为女士已经把余岁脑补成了有钱还有品位的世家小姐。

    所以对于余岁出价120块她也愉快的接受了,她真的不缺钱啊,能买到自己特别想要的东西她不快乐吗?所以这可能就有钱人的世界吧。

    余岁看着那位女士走远后她才露出了笑容,天啊,竟然比她预期的卖的还要高多了,这有钱人也太好忽悠了吧。

    余岁小心的把这120块钱放到自己的口袋里,这就是她的命啊,她一整天都悬着的心终于可以放下了。

    余岁拿到钱后就离开了这条街,往百货大楼的方向走去。

    因为她买不起华侨店里的东西啊,听说还要外汇票,她可什么都没有,她还是走吧。

    余岁想在百货大楼买一件厚大衣,不知道这个时候有没有羽绒服,不然就买一件军大衣,她真的要冷死了。

    百货大楼三楼,余岁试图寻找不需要票证的衣服,但好像真的没有,有也买不起,她真的要哭了。

    为什么她都有钱了还买不到东西?买不到大衣就算了,她还买不到吃的,天啊,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世界啊,余岁因为有钱刚提了一点的气又一下子泄了。

    余岁在售货员的意味深长的眼神中沮丧地走出了百货大楼,沿着街道试图寻找不用票证就能买东西的地方。

    一路上,因为余岁过于时尚的着装与行人朴素的穿着行成了鲜明的对比,所以余岁可谓是引人注目,来往的人都有些好奇地看着她。

    但这都被余岁冷酷的表情给吓退了,大家都觉得余岁肯定是个不好惹的有钱人。

http://www.cat-king.com.cn/23_23024/1024150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cat-king.com.cn
言情小说吧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cat-king.com.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